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回应香港问题意味深长.......

2019-07-2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兰斌强    阅读:

前天(24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新闻发布会上,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针对港媒记者提出的有关国防部如何应对香港当前乱象的问题,做了如下回答: 近段时间以来,我们密切关注香港形势的发展,特别是在21日发生了示威游行及暴

  前天(24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办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新闻发布会上,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大校针对港媒记者提出的有关国防部如何应对香港当前乱象的问题,做了如下回答:

  “近段时间以来,我们密切关注香港形势的发展,特别是在21日发生了示威游行及暴力事件,以及激进分子衝击中联办事件。 对此港澳办已经做出了回应。部分激进示威者的行为,挑战中央政府权威,触碰“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绝对不能容忍。「东方之珠」不容玷污。对于你的具体问题,在《驻军法》的第3章、第14条,有明确规定。”   

  【国防部发言人吴谦24日回答港媒提问视频】

  吴谦的这番回答,立即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关注。面对香港近两个月来持续不断,且至今尚未平息的动乱局面,大众希望动乱早日平息,期待有更好的办法和手段让香港社会恢复往日的和睦、繁荣和安宁的景象。驻港部队是否能在恢复香港社会正常秩序中发挥作用,吴谦的这番讲话引发了社会大众的思考。昨天,有一些朋友留言,希望笔者谈谈对此事的看法。为此,我谈一下自己粗浅的观点。

  一、驻港部队依法有权参与平乱

  首先,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中国收回香港时的相关法律条文。按照《基本法》的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不仅保留了香港的原有社会制度、港人治港的管理结构和机制,而且还保留了香港原有的法律制度和基本法律体系等,但唯独不允许保留香港原有的驻军。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准时在1997年7月1日零时起进驻香港。

  解放军进驻香港是体现中国收回主权的最关键标志,意味着虽然香港实行“一国两制”,但香港的主权已从殖民者手中回归到祖国,香港已是中国的香港。任何企图侵犯中国主权、在香港从事危及中国国家安全、颠覆中国主权的行为都将受到中国军队的打击。

  近两个月来的香港局势,已从开始的“反逃犯条例”演变成反对派、“港独”势力煽动的动乱事件,特别是7月21日动乱暴徒对象征国家主权的中央机构——中联办的围攻、对象征国家尊严的国徽进行玷污的恶劣行为,已显示这场动乱正严重损害国家形象、危及国家安全。而这其中,有许许多多的资料表明,背后的黑手是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反华势力在操纵,国家主权已遭到严重威胁。港府以及警方一直试图平息动乱,但至今尚未看到动乱有平息的迹象。“一国两制”的底线已被反对派、“港独”以及暴徒不断践踏,“一国”正向颠覆边缘滑去。

  香港的恶劣态势必须予以制止,香港的动乱必须得到平息,香港的动乱暴徒必须受到惩罚,这是广大香港市民的期待,更是港府必须在短时间内给香港市民和全国人民的一个交待。如果社会大众和中央政府看不到这样的结果,如果香港境内外的反对势力继续对国家主权进行侵害,作为体现国家主权的驻港部队当然可以有所举动。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驻军法》都对此有明确的规定。

  《基本法》第14条规定:

  “第十四条 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防务。

  ......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

  《驻军法》第14条规定:

  “第十四条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的规定,在必要时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

  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请求经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后,香港驻军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派出部队执行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的任务,任务完成后即返回驻地。

  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安排下,由香港驻军最高指挥官或者其授权的军官实施指挥。

  香港驻军人员在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时,行使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规定的权力。

  可见,从法律的角度,驻港部队完全有权利参与香港平乱。 这一点,反对派,特别是“港独”势力和动乱中的暴徒别太自以为是,别不知天高地厚!  

  二、当前香港势态发展趋势

  目前,香港社会动乱局面依然没有得到改观,更关键的是发展趋势很令人担忧。

  一是原有的“港独”分子、暴徒没有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最突出的是,“港独”背后最大的黑金主黎智英,在“占中”中与境外势力串通乱港,支持“占中”的资金已证明是来自美国,可至今没有受到任何处罚。一大批“占中”动乱分子要么只受到象征性的处罚,要么已“放虎归山”。

  【“占中”时港媒的报道截图】

  二是,新的“港独”分子、暴徒继续得到宽大。

  最近的是,在“港独”组织“香港众志”发起的7月14日游行示威后爆发严重袭警暴力事件中,参与暴乱的“港独”分子,“香港众志”常委廖伟濂、朱恩浩以及咬断警察手指的杜启华,抓捕后,第二天就都获得保释。以香港法院以往的判罚结果,等他们长时间“调查”后,判决的结果很可能又是不疼不痒!至于21日围攻中联办、玷污国徽的暴徒是否抓获,至今还没有看到下文。

  

  【廖伟濂(穿球衣者)被抓捕时气焰嚣张,现在已被保释】

  三是社会撕裂越来越严重。21日在元朗发生“黑白暴力事件”后,尽管警方抓捕了多名白衣者,但反对派继续煽动要在本周末(27日)发动所谓的“光复元朗”行动,甚至扬言要在元朗“放火烧村拆祠堂”; 暴徒甚至捣毁了“亲中”议员,何君尧父母的坟墓,引起“人神共愤”!

  【“亲中”议员何君尧父母的坟墓被暴徒捣毁图】

  四是反对派怂恿、港独”分子以及暴徒越来越嚣张。

  近两个月来,反对派以“反逃犯条例”为名挑起这场动乱后,一直在一步步加码怂恿暴徒行动,竭力挑拨市民与港府的关系,肆意抹黑警方。他们积极参与每一场暴力事件前的游行示威,但对其中的暴力行为从不谴责。即使在21日发生中联办被围攻、国徽被玷污的恶劣事件,25名反对派议员也没有一个人表示谴责,相反不是为暴徒找理由,就是轻描淡写;然而,对于当天的元朗“黑白暴力事件”,他们却全体高声谴责,学着美国将双重标准玩到极致!其实,元朗“黑白暴力事件”的根源究竟在哪?反对派一清二楚,根源正是反对派!(篇幅有限,本文不做详细分析)

  【反对派议员如此评论玷污国徽暴徒行为】

  声称在本周末要到元朗“防火烧村拆祠堂”而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举行“光复元朗”游行的人钟建平是“港独”组织“港人自决蓝色起义”的成员。

  今天(25日)下午,警方举行记者会,新界北总区指挥官曾正科宣布拒绝给钟建平发“不反对通知书”,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到时举行游行就是违法,但钟建平却叫嚣“即使不同意也要举行游行”。多么猖狂!

  【钟建平公然与警方叫嚣(港媒截图)】

  五是外部势力依然没有减少对乱港的支持。

  “反逃犯条例”演变成动乱、暴乱事件后,美、英两国不仅没有减少对反对派的支持,而且一再使用双重标准对待港府和警方,他们对反对派怂恿的暴徒行为、对暴徒围攻中联办、玷污国徽的行为视而不见,却一直帮着反对派抹黑香港警方,在元朗“黑白暴力事件”发生后,他们第一时间发声与反对派完全一个声调。特别是美国,大有不把香港搞乱不罢休的气势。

  【暴徒行动中打着美国国旗】

  上面这五个方面都显示,香港政府现在确实面临不小的困惑和困难。需要有大气魄、有勇气、有担当者和高度团结的团队拿出有效的办法来予以应对。

  三、何时实施《驻军法》相关条款?

  前面说了,驻港部队有权依法参与香港平息动乱,但究竟在何时出动很有讲究。

  首先必须是港府有这个要求。,

  即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向中央人民政府请求香港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

  (这一点与笔者在7月21日发表的《从加拿大处理魁北克独立事件看香港今日乱象》(可点击蓝色字体阅读)一文中,介绍的加拿大当时的情景有些相似,当时也是魁北克省请求加拿大政府动用的部队。)

  其次是出现港府完全失去掌控香港局面。

  动乱已造成香港市民日常生活的重大破坏,人身生命和个人财产遭到严重威胁和损失。

  第三是动乱引发重大暴乱事件,在国际上造成重大影响。

  第四是香港境内外反华势力公开提出“港独”、分裂主张,并有公开的行动。

  一旦出现上述任何一种情况,驻港部队就可以采取行动,实施《驻军法》第14条:“香港驻军根据中央军事委员会的命令派出部队执行协助维持社会治安” 。一旦这种局面出现,以笔者的判断,对香港来说非同小可,绝非只是一场平息动乱的行动,很有可能对香港的未来,包括政府治理结构、社会法律体系,甚至社会制度都会产生重大影响。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对于普通香港市民或许会“因祸得福”,而对于香港反对派、“港独”势力无疑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因此,驻港部队实施《驻军法》相关条款出动非同小可,必须各种条件、时机成熟,而且必须是出手“一招制敌”。

  其实,香港已非过去。这些年在反对派的不断掣肘、捣乱下,原本的香港优势不断消失,有的甚至变成了劣势,不少方面已被是内地(主要是深圳、广州、上海等城市)高速发展的势头所取代。在这种形势下,香港反对派依然听信境外反华势力的煽动,以为只要与港与中央政府对着干,香港就会成为西方的一份子。事实是,反对派这样闹的结果只会让香港这颗东方明珠慢慢失去其应有的光芒,香港原有的优越感将荡然无存。这一点不知香港市民是否有感受。

  最后,归纳一下,国防部发言人吴谦对于驻港部队有关因应香港动乱、“港独”的回应意味深长,一方面可以解读为是对反对派、“港独”分子以及动乱暴徒的一次严正的警告和威慑;另一方面也向大众,特别是向香港社会阐明《驻军法》的严肃性,不是闹着玩的! 至于会否或何时实施《驻军法》的相关条款,香港各政治势力必须掂量掂量才是。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