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达成3.6万亿“大生意”?这口葫芦里卖的“药”,相当毒!

2019-07-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戎评    阅读: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曾经说过:货币的最优数量,就像神的最优数量一样是奇数,最好小于三。 显然,在蒙代尔看来,作为承载经济继续发展的价值符号,货币的统一性是至关重要的! 在戎评看来,在当前全球化的金融环境下,蒙代尔之所以强调货币的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伯特.蒙代尔曾经说过:货币的最优数量,就像神的最优数量一样——是奇数,最好小于三。

  显然,在蒙代尔看来,作为承载经济继续发展的价值符号,货币的“统一性”是至关重要的!

  在戎评看来,在当前“全球化”的金融环境下,蒙代尔之所以强调货币的“统一性”,除了追求极致的经济效率,未尝没有突破政治围栏的考虑。

  道理很简单:

  自货币诞生的那一天起,人类历史上虽然出现了诸如西班牙银元、英镑、抑或是美元此类各种各样的“世界货币”,但是这种由单一国家所主导发行的“世界货币”,却始终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一方面,这个世界货币的发行国享有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的特权,这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剥削。

  另一方面,这种特权同时也会反噬世界货币的发行国。著名的特里芬悖论就指出,由于各国都需要储备世界货币,因此这个世界货币的发行国就有义务向别国提供额外的货币供给,但是如此一来必然导致此种货币数量在海外不断沉淀积留。

  于是,为了保证市场上拥有足够的流通货币,发行国就需要以“贸易逆差”的形式,不断地对外输出货币,从而使得发行量大于实际需求量!

  但是,作为国际核心货币却应该始终保持币值稳定,这就需要货币发行国能够随时依靠“贸易顺差”,来回收过多的流通货币...

  如此一来,对于这个“货币发行国”而言,他到底是应该保持顺差、还是逆差呢?

  对于这个“悖论”的答案,没有谁知道。

  但是,倘若发行国对此放任不管的话,无论是“通胀”还是“紧缩”,都会危及这一世界货币的地位。美国现在面临的实际上就是这样的情况。

  最理想的状态是什么?

  正如蒙代尔所说:理想的世界货币,应该是一种单一的超国家货币,他们不受政治影响、不因任何外在因素而发生转移、他们的经济效率最高、政治争议最小、交易费用最低...

  不过,梦想虽然美好,但是在当今政治碎片化、大国博弈、文明冲突的格局下,一切设想无异于天方夜谭。

  2019年6 月18日,美国社交软件Facebook 位于瑞士的子公司

  —“天秤座网络”(Libra Network),所主导的数字货币“天秤座(Libra)测试网 ”,在经过数月造势之后终于成功上线!

  据悉,此次Facebook 所推出的这款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除官方“天秤座”的名称以外,还有一个颇有雄心的内部昵称—Global Coin(全球币)...

  ------(为方便阅读,以下以“全球币”指代Libra)

  如此雄心,在Facebook同期发布的《Libra白皮书》中也得到了证实:

  Libra的目标是创建一个简单的全球性货币和财务基础设施,惠及全球数亿人。

  没错,就在政治碎片化、大国博弈、文明冲突大背景下的今天,作为世界最大社交平台的美国Facebook ,竟然号称要打造一个“全球性”的货币!

  这不禁要让人疑问,Facebook 凭什么?

  疯了?美国政府砸碎“Face book”金饭碗!

  众所周知,作为世界最大的互联网社交平台,在过去的2018年,Facebook在26亿全球固定用户的客户基础上,不仅创造了高达250亿美元的平台纯利润,其市场估值更是达到了整整5000亿美金!

  不可否认,从一家公司的角度来讲,如今展现在世人面前的Facebook,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财务状况,都是及其成功的:

  在26亿的用户基础之上,Facebook凭借注册内的用户资料和动态,在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手段的分析下,通过用户偏好的形象刻画,进行广告的精准推送...

  显然,对于Facebook的真正“金主”而言,这种精准投放的广告所展现出来的效率是极具诱惑的:

  如果说传统的广告投放效率只有1%的话,那么Facebook这种立足于用户动态大数据分析的广告投放效率,则可谓倍增!

  道理很简单,传统的广告投放需要解决“需求”与“购买”两个难题,而精准投放的广告在大多数时候,需要解决的恐怕只有最后一个问题—购买...

  不过,这种在去年缔造了250亿纯利润,看似实现了“多赢”的商业模式,却在一个细微且致命的问题上走到了尽头-----个人隐私!

  2018年3月17日,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卫报》共同发布曝光Facebook在超5000万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将用户个人资料提供给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用以帮助2016年特朗普团队参选美国总统的用户隐私泄密丑闻。

  3月22日凌晨,Facebook CEO扎克伯格在泄露丑闻后首次发声,他承认对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负有责任,并告知Facebook早在数年前便已经开始利用用户数据进行广告内容的精准投放....

  随即,在26亿用户的愤怒之下,更多有关Facebook侵犯用户隐私数据用以商业盈利及政治途径的丑闻被逐个被曝光、而为了应对泄密危机,去年5月时欧盟更是通过了旨在保护用户隐私的《通用数据保护法案》!

  而受此影响,去年下半年的Facebook,不仅公司内的员工骨干掀起了离职大潮,在CEO扎克伯克身陷国会听证质询的同时,欧美媒体更是纷纷呼吁:“拆分Facebook ”...

  是什么让Facebook将一手好牌打的稀烂?

  背地里的原因戎评暂且不提,至少摆在台面上的原因只有一个:用户信息泄露!

  而简单的6个字,却承载了Facebook百亿利润的商业模式...

  毋庸置疑,无论是出于“政治正确”还是“舆论考虑”,当“丑闻”败露的那一天起,那套承载其上的商业模式,便已经宣告寿终正寝。

  事实如此,摆在Facebook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死,要么变!

  亘古未有!“Face book”3.6万亿的大生意!

  显然,在当前欧美对于用户数据隐私立法保护的大环境下,Facebook如果再继续坚持之前的那一套商业逻辑的话,最终的结果必定只有一个大大的“死”字。

  这似乎为我们解释了此次Facebook 推出名为“Libra”的全球数字货币的动因所在:

  ------这不过是一场简单的商业自救,不过是Facebook被逼入绝境之中的一场效仿中国互联网支付的模仿和尝试!

  

  不可否认,这种声音的出现并非无的放矢。

  2018年,中国互联网第三方支付用户数量大致在6亿左右,相较于Facebook总计已达26亿的已有用户数,中国的数字仅仅只占到了23.7%。

  但是就是这6亿中国人,在去年却创造了高达28万亿美元的线上交易额!

  显然,对于手握26亿用户,并仍旧持续增长的Facebook而言,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商机:

  即使考虑到用户国别和地区经济发展差异,哪怕Facebook的26亿用户能够有一半实现2018年中国水平的有效转化,那么其于本月推出的“全球币”,也能够实现最少50万亿美元的年线上交易总额!

  50万亿,这是个什么概念?

  2018年,全球跨境支付的货币价值总量大致在120万亿美元左右,而为了实现这价值120万亿美元各国货币在各目标国金融网络中的实时流通,在各种繁复和冗杂的法律监管之下,支付人通常还需要额外支付汇出金额3%-7%的换汇手续费。

  因此,即使按照最低3%的换汇手续费计算,倘若Facebook的“全球币”真正被顺利架设的话,那么仅仅一年,扎克伯格在手续费上的收入就将达到3.6万亿美元!

  对于用户而言:3%手续费的线上“全球币”,省去了繁杂的手续和反复汇兑的麻烦。

  对于Facebook而言:3.6万亿美元的最低年收入,将是去年净利润250亿美元的144倍。

  显然,这是一笔‘’天大的生意”

  ---即使扎克伯格在当前的转化效率下只收取千分之三的“手续费”,这个盈利数额也将远远超过去年Facebook的净利润!

  而这一切,还仅仅是构建在现有用户基础,不过50%的网络支付转化率而得出的。

  但是对于Facebook而言,在现有用户基础上垄断当前世界近一半跨境支付汇兑生意的企图,难道就是“大生意”的全部?

  扎克伯格的“葫芦”:两不沾的全球币...

  从表面上看,Facebook此次推出“全球币”仅仅只是去年用户泄密危机下的一个“应急产品”

  ——其存在的全部价值似乎只是为了Facebook在立足于用户资料分析的大数据商业盈利模式遭到各国监管之后而开辟的“新盈利渠道”。

  在其公开的《Libra白皮书》中,一切都显得如此“商业”。

  你可以说他如其所宣传的那样,是类“比特币”一般的数字货币,甚至可以说他是美国版的“支付宝”,但是绝不能联想到任何诸如阴谋、野心的词汇...

  但是我们分明又能看到,此次Facebook所推出的此款“数字货币”,无论是与现实认知中的比特币,甚至我们更为熟知的“支付宝”,都存在着可谓截然的差异!

  戎评为何这么说?

  想必被所谓“币圈人士”安利过的朋友都知道,由日裔美国人中本聪所发明的“数字货币”—比特币,其最大的特点也是被极力渲染的优势,莫过于“去中心化”!

  何为去中心化?

  顾名思义,所谓“去中心化”就是把传统金融机构的中央权威去掉:

  诸如各国受组织机构或政府控制发行的法定货币,就可以被视为“中心化产物”,而在“去中心化”思维下诞生的比特币,则没有单独的机构或者政府可以控制或者左右他的发行。(不过随着比特币集中化趋势不断加大,在流通领域中,诸如“矿霸”虚浮炒币、割韭菜、正在成为不可遏制的事实)

  

  换一句话讲,与“中心化”规则下货币存在肆意滥发、并由某一机构或政府进行控制监督有所不同,在“去中心化”规则下,货币数量不仅将按预设规则保持相对恒定,在没有一个中心化的控制节点条件下,凭借“数字货币”的网络属性,诸如比特币此类的“去中心化”货币,甲乙之间的交易不仅无需第三方了解就可以在区块链内有保障地进行,凭借网络渠道,更是可以轻易突破了传统意义上的国家金融界限!

  因此,在前文中戎评为何笃定扎克伯格有这么一笔年收入3.6万亿美元的“大生意”?

  无他,这是“数字货币”相较于传统金融系统的竞争优势所在!

  不过前面也说了,此次Facebook所推出的“全球币”,与颇具争议的比特币大有不同。

  道理很简单:

  比特币是「挖」出来的,它的产生和交易并没有任何机构或者个人来背书,其价值依赖于人们的共同信念,是“去中心化”的。

  而全球币是「发」出来的,它的产生和交易有Facebook背书,有抵押担保,有基金会运作,更没有数量限制,是“中心化”的。

  那么,既然不是“比特币”,又会不会是美国版的“支付宝”呢?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

  众所周知,所谓的“支付宝”其实本质上不过就是一种对传统银行金融体系的一种填补,不过是网络时代下,与传统支付没有任何本质差别的新兴“支付方式”,仅此而已。

  而此次Facebook所推出的“全球币”,虽然在表现方式上看似与“支付宝”差异不大,但是从其独立于传统银行体系甚至国家金融体系的“独立货币”发行特征来看,却可谓天壤!

  看到这里大家或许要问了,这既不是“比特币”、也不是“支付宝”,这扎克伯格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哪门子药?

  图穷匕见:“超主权货币”凌驾世界!

  中国有这么一个成语,叫“图穷匕见”。

  而在戎评看来,此次Facebook所发布的《Libra白皮书》中,恰好就藏着这么一把匕首:

  Libra旨在成为一个稳定的数字加密货币....他们可以根据汇率将他们的数字货币兑换成当地的法定货币...支持进一步增长和采用。分配保护区利息...

  这段话什么意思?

  全球币是一种加密数字货币和通证经济领域中所称的“稳定币”,在锚定多国法币之后,虽然会在一定范围内出现价格波动,但是并不会如之前的区块链数字货币一般以“升值”来鼓励持有,而是如银行一般,为持有者进行“保证”和“派息”。

  事实上,在戎评看来,此次Facebook发行的所谓“数字货币”,其真正目的就是为了助其升级为数字经济世界里,同时掌握信贷权和铸币权的超级数字银行!

  为什么这么说?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明白两个专业术语:信贷权和铸币权。

  什么叫“信贷权”?

  银行拥有存款、贷款等以偿还和付息为条件的价值运动形式的信用活动开展的权利,就叫“信贷权”。

  通俗一点讲,所谓“信贷权”,就是在商业目的下,“借钱给人”和“找人借钱”的权利!

  那么什么又叫“铸币权”?

  根据美国金融学家本杰明·科恩(Benjamin Cohen)教授的观点,铸币权的本质是通过拖延和转嫁他人,避免调整成本的权力。

  通俗一点讲,所谓“铸币权”就是欠债以后拖延和转嫁债务的权力,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世界各国央行在发行纸币时通常都标明了该纸币背后的“黄金抵押数目”,但是老百姓如果真的拿着纸币去央行要求汇兑等量的黄金,作为“欠债人”的央行,却并没有义务进行兑换。

  -----这是传统金融体系中,“纸币”得以根据经济情况进行超发通胀的基本原理,也正是因为如此,一般情况下,世界各国的“铸币权”通常由中央政府或者指定机构持有!

  显然,从“两种权利”的详解对比我们不难得出结论:

  对于一般国家机器而言,相较于信贷权的“低门槛”获得,铸币权基本就是不可触碰的特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在传统金融政治体系中不可触碰的“特权”,Facebook却做到了。

  前面也提到了,相较于比特币等传统区块链“数字货币”,Facebook所发行的“全球币”,将是锚定多国法币之后,依靠数字货币加密算法而作为存在基础的“稳定币”。

  当然,一切稳定的基础都来源于“锚定多国法币”:

  其机制类似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1969年为稳定美元而发行的“纸黄金”(特别提款权),同样与2005 年进行“汇率改革”之后的人民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未来令人惊诧:

  在未来“Facebook模拟央行”的浮动汇率制度下,锚定一篮子货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来灵活扩张和收缩网络数字货币供给量、从而达成价格稳定的基本运行机制,就是一种完全拥有铸币权的方式,其内在与当今世界任何一家央行无异!

  或许,受限于其初始阶段“权威背书”的弱小,Facebook所发行的“全球币”还需要以相当的他国法币及资产作为“信用背书”。

  但是,这种信用恐惧随着Facebook在“铸币权”的不断分摊和Facebook网络内以线上网购、线下支付、金融理财等为基本内容的生态网络的建立和繁荣下,将快速得到消除!

  届时,以今天26亿Facebook用户为基础的庞大社交用户群体,将与“全球币”一道构成横跨世界的“超主权货币体系”,几十亿人将主动的以自己的产品、服务、现金乃至资产,来主动为“全球币”进行信用背书。

  而到那个时刻,凭借成熟的“经济生态”,“全球币”将在Facebook 的数字经济生态内循环,而根本很少甚至无需被兑现!

  如此一来,Facebook或许仍然会提供一个兑现承诺,但实际上并不需要承担兑现义务

  -----到那时,与如今的国家央行一般,Facebook将可以在市场允许范围内,对“全球币”发行量进行自由增减,从而达到网络所及之地,皆为其金融掌控之处!

  戎评可以肯定,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世界上任何一种“国家主权货币”,都不可能是Facebook“全球币”的对手...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显然,如今Facebook正在进行的这一切,对于世界任何一类“国家主权货币”而言,都是极其不利的:

  凭借数字货币的互联网属性,“全球币”不仅具备了比特币一样彻底跨越国家政治界限、彻底绕开各国传统金融体系监管的超高“侵彻力”!

  从发行到流通,其完全以某家公司,甚至某个背后势力为“中心”主导运行策略,更是弥补了比特币等“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发行“不受控制”、流通垄断“代价过大”、币值结算不便等诸多缺陷...

  正如媒体 《THE BLOCK》 所赞颂的那样:

  Facebook 的数字货币将是 2009 年比特币主网启动之后,加密数字货币领域最重大的事件!

  由此,世界数字货币应用将正式从附庸仆从于传统世界金融体系的1.0时代,正式进入到具备跨越国家金融中心实力,可与世界传统金融体系分庭抗礼的2.0时代...

  而在此变革下,戎评虽不愿以“恶意”去任意揣测,但事实却又往往令人胆颤:

  2019年6月19日,也就是Facebook 《Libra白皮书》发布的第二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就在当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美联储不会将监管Facebook的Libra项目纳入议程,如果Facebook决定继续向前推进项目,美联储将从安全性、稳健性等监管角度出发,对Libra抱有很高的期望。

  此外,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也明确表示:

  Facebook的Libra等新支付服务可以获得英国央行前所未有的支持!

  不得不说,如今正在发生的一切无法让人不去“疑问连连”:

  早在数年前便已经依靠出卖“用户信息”吃饭,甚至两年前美国总统选举都受惠于其“非法操作”的Facebook,为何直到去年才被美国政府“往死了打压”?

  对于此番亘古未有的“大生意”,Facebook为何要晚在比特币已经启动的整整10年之后才珊珊启动?

  明显有损当前美元“全球铸币权”乃至美元霸权,Facebook公开绕开各国传统金融监管体系的“全球币”,为何偏偏得到了英美的一致支持?

  是“打压”还是“磨刀”?

  是“迟缓”还是“等待”?

  是“支持”还是“操纵”?

  戎评不敢想,也不愿往那方面想,但是在“图穷匕见”的杀意面前,在关乎14亿国人的钱袋子、关乎40年改开成果、关乎中华民族的复兴成败面前,却不得不想,不敢不想...

  无他,前苏联的失败经验时刻警醒我们:

  彻底洗劫一个国家财富的最佳方式,不是炮火呼啸的战争,而在寂静无声的金融场!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