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榻之侧!

2019-08-0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盛唐如松    阅读:

公元975年11月12日,北宋名将曹彬三面围攻金陵城,半个月后,至27日,金陵城破,南唐后主李煜投降,自此,北宋完成了自己统一南方的大业,除了燕云十六州因为契丹的太过强大无法取回外,北宋基本上算是统一了五代十国纷繁混乱的局面。自此,北宋进入到一个相

  公元975年11月12日,北宋名将曹彬三面围攻金陵城,半个月后,至27日,金陵城破,南唐后主李煜投降,自此,北宋完成了自己统一南方的大业,除了燕云十六州因为契丹的太过强大无法取回外,北宋基本上算是统一了五代十国纷繁混乱的局面。自此,北宋进入到一个相对稳定发展的时期。

  南唐,是一个值得说道的小朝廷。且不说这个南唐到底和几十年前的唐朝有没有关系,这个偏安于淮河以南的小朝廷的确非常富裕。算得上是除了赵匡胤的北宋外,最为强大的割据集团。比之于什么南汉,后蜀之流都要强上很多。非但经济繁盛,文化也堪称一流。南唐北拒淮河,南据闽粤,既有高山之壮美,也有江淮之秀色,物产丰饶,交通便利。而且李煜和他爹李璟以及他爷爷李昇都是重视教育的人,他们兴科举,建学校,文化昌盛。如果说什么小确幸的话,那么那个时候的南唐,的确就是一个小确幸的国家。

  但这种小确幸是不牢靠的,北宋取代后周之后,宋太祖赵匡胤雄心勃勃,想要一统中国,取得唐太宗那样的功绩,于是西面灭了后蜀,北面灭了北汉,又归化了吴越,最后只剩下一个南唐依然和北宋分庭抗礼。

  说分庭抗礼是不对的,因为二者不对等。其实南唐自李煜他爹李璟时,就对北宋颇为恭顺,几乎没有打过北宋的主意,甚至自去帝号,改称为南唐之主。以显示和北宋朝廷的尊卑之分。当然,李氏父子这样做是有原因的,首先赵匡胤是武将出身,战功赫赫,老李父子知道自己肯定打不过他。而且历史上自南向北打,就很少有赢的。就连赵匡胤自己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灭了北方的一个小国北汉,然后就再也无法向前一步,从而让南北宋终其两朝都暴露在契丹、女真和蒙古人的铁蹄之下。但是北方向南打,胜利的几率却非常高。所以,李璟时期,南唐就对北宋采取事大政策。态度恭顺,供奉巨靡。希望可以借此保证自己的小确幸生活。

  这样的小确幸生活也的确过了不短的时间,公元958年,李璟自去帝号,奉北宋为主国,到公元975年,小确幸们一共度过了十八年的美好时光。这一时期,南唐生活奢靡,歌舞升平,李璟和他儿子李煜都是词作大家,整日里填词观舞,美人相伴,美酒相佐,真是不亦乐乎。最重要的是,这一时期的南唐经济富裕,文化繁盛,可以说有一个很不错小环境。很可惜,那时候没有什么人权至上,也没有什么域外大国撑腰,所以,南唐想要保持这种小确幸的生活,就必须要恭恭敬敬的侍奉北宋。如果当时有个什么北宋得罪不起的域外大国撑腰,我想,李璟父子就未必会对北宋如此恭敬了。

  十八年的小确幸生活终于也是有尽头的。作为一代雄主的赵匡胤当然不会容忍这样一个独立于北宋之外的小朝廷安然存在。公元974年,赵匡胤以李煜不肯奉召朝见为由,派出自己的大将曹彬,一举拿下金陵,自此,小确幸休矣。

  说实话,当年的南唐虽然打架干不过北宋,但在文化上却是非常鄙夷赵氏兄弟的。记得有一年,南唐派出散骑常侍徐铉前往北宋的开封进贡。徐铉这个人是文学大家,善于口舌之辩,一般人看到他都得三缄其口,不敢和他对话,徐铉也常常以此为荣。南唐朝廷派他出使北宋,也就是为了展现南唐的文化之盛,人才之茂。而北宋有个规矩,对于南唐的进贡使者一般都会到边境地区去迎接。但是只要是徐铉出使,赵匡胤往往就派不出人来担任迎接大使。因为朝中的大臣都害怕和徐铉对答。无他,文化功底没他深,一出口往往都是错。何苦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呢?最后,宋太祖没办法,派出了一个大字不识的宫中侍者担任这个光荣的任务。结果徐铉见到这位迎接大使,就口若悬河的滔滔不绝起来。那位侍者由于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只有唯唯诺诺的含糊着。这反而让徐铉心中大惊,以为自己碰到了高人,最后不得不放下名士的派头,乖乖的和这位侍者前往开封。

  而南唐的文化之盛,更反映在南唐的两位国主身上,李璟本就是一位词作大家,而他的儿子李煜,更是在词作方面名垂青史,可称一代词宗。他的很多词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我就不多说了。总之,那个时候的南唐,无论在经济上,还是在文化上,都要高出北宋一大截。但是然并卵,在打架的实力上不如北宋,那么一切都是枉然,最终还是被北宋统一。小确幸也是需要用强大的国防建设来保障的。

  也是那个口若悬河的徐铉,在曹彬围攻金陵的紧要关头,只身前往开封觐见宋太祖,问他“我们南唐已经取消了帝号,也对您颇为恭顺,虽然我们的主子李煜没有来朝见你,他要是真来了的话,您懂的。。。。”宋太祖并不去理会徐铉列出的种种理由,只是淡淡的回答“天下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至此,辩才百年难遇的徐铉哑然而退,自知靠嘴炮是无法逃过此劫了,没办法,投降吧。。。。。

  相对于历史上很多霸气侧漏的名言,比如霍去病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比如陈汤的“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等等,宋太祖的这句话似乎有点糙,但话糙理不糙。中国从汉唐一路走来,天下一统已经是所有朝代中央政府的不二理念,而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理念更是深入人心。中华一统,是历史的必然,也是人心的所向,绝不容搪塞,也绝不会停歇。

  事实上,无论南唐是不是经济繁华,文化昌盛,如果他不想办法去统一北方,那就只能是被北方统一。当然,文弱而浮华的南唐是没有这个机会,也不具备这个实力的。他注定只有在小确幸的道路一路狂奔,最终摔落万丈悬崖。

  在中国的版图之内,无论你是一个小确幸,还是一个怨天尤人者,都甭想脱离这块祖辈赋予我们的疆土,都甭想以螳螂之臂来阻挡历史的洪流与历史的必然。自认为自己有着独特于他人的优点,自认为自己的小确幸可以独善其身,都不过是痴人说梦,一枕黄粱。

  他们需要认清的事实是,自己是个怎样的定位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数千年华夏一统的大潮之下,需要你是个怎样的定位。认清这一点,或者还可以悠然一点,幸福一点。  

  林中秀木,可以摧之,江中礁石,可以掩之,而自认为高人一等者,则必然灭之。。。。所谓水滴石穿,时候到了,自然会穿。何况,当前横亘在我们面前的看上去是一块顽石,实质上不过是一块脆皮豆腐罢了,皮一破,瓤自碎!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