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理想与实用!

2019-08-1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张先生看了一眼眼前这位满头华发的男子,心中略略有些酸楚,几年前,他在泰国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而现在,却已经老态龙钟。 曼尼卡是前泰国政府的一名高官,自巴育上台后,他就一直流亡在外,虽然生活上从未狼狈过,但心理上却遭到了

  张先生看了一眼眼前这位满头华发的男子,心中略略有些酸楚,几年前,他在泰国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意气风发的中年人,而现在,却已经老态龙钟。

  曼尼卡是前泰国政府的一名高官,自巴育上台后,他就一直流亡在外,虽然生活上从未狼狈过,但心理上却遭到了很大的打击。这一次,在新加坡,偶遇张先生,二人不由得感概连连,张先生自然也少不了和曼尼卡做一番长谈。

  “眼下泰国大局已定,不知道曼尼卡您的打算是什么呢?”张先生首先问

  “我?不过是一只小虾米,虽然不能回泰国终老于斯,但安全上还是没有什么麻烦的,东南亚这些国家,我都可以很方便的来往居住,巴育倒也没有对我下什么通缉令,相对来说,我要比英拉总理的处境好很多了。”曼尼卡有些语气索然。

  “的确,不过巴育也不愿意扩大和他信家族的矛盾,虽然对他们兄妹都下了通缉令,但也只是一种形式而已。其目的不过就是为了限制他们俩在泰国的政治权利罢了,要说真的想要把他们兄妹怎么样,那也未必。不过,我听说,英拉最近获得了东欧国家塞尔维亚的国籍,这倒是很有意思。曼尼卡,你要不要也在那里获得自己的一个名分呢?”张先生问

  “我?嘿嘿。还是算了吧,我既不想离开东南亚,也不至于会担心当前泰国政府会对我有什么不利的举动,完全没有必要。但我也正想向您讨教,我们的这位女总理,为什么会选择塞尔维亚国籍,据我所知,她此前已经获得了英国的十年期长期居留证。虽然和国籍相比差了一点,但也不是无容身之处。再者,此前阿联酋也是有意给她国籍的。为什么会选择塞尔维亚这样一个连我都感到陌生的国家呢?”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和她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不过,英国人虽然看上去非常绅士,但实际却非常虚伪。之所以愿意给英拉十年的居留权而不是国籍,就是存着不当的念头。”

  “哦,什么不当的念头?她不是已经宣布彻底退出泰国政坛了吗?而且当前还是巴育政府里的通缉犯,英国留着她,不也会冒着和泰国现政府发生冲突的风险吗?”曼尼卡不解。

  “曼尼卡先生,时至今日,您放弃过当年为泰国民众效力的理想吗?”张先生反问

  “自然没有放弃,也不可能放弃,只要有机会,我还是愿意为我的理想去奋斗。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说英拉虽然表示退出政坛,但实际上还是在有机会的情况下重返的。所以,英国人觉得她还有被利用得当价值,可是一旦被授予英国国籍,那么这种利用的价值或许就会变成烫手的山芋。这大概就是英国人玩国际政治最老道的地方。”

  “你看,您不是很明白吗?英国人对于任何筹码都不会放弃,但也不会把任何一个筹码都兑换成现金。这的确是英国人聪明的地方,所以,英拉在英国不会获得安全感。她最大的安全既不是来自美英,也不是来自中东以及东盟,而是你懂的。。。。”张先生微微一笑。

  “是啊,这个我自然懂,要不然她此前也不会以一国总理的身份去当一个集装箱公司的董事长。哦,我明白了一点。塞尔维亚至今还算是俄罗斯的盟友,也是中国在东欧的最好朋友之国。且塞尔维亚相对来说国际环境也比较宽松,和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有免签协议。这样一来,她不但获得了一个明确的身份,也可以借此畅行于世界上的大部分国家。这有利于她的集装箱生意。不过,难道她就此放弃泰国了吗?”曼尼卡问。

  “这是有原因的,他们兄妹目前是泰国军方和黄衫军集团的眼中钉,想要继续参与泰国政治显然会引发极大的民意冲突和政治矛盾,当年他信远走之时,推出了英拉,而如今英拉也跟着哥哥去国离乡,和他信当年的意思差不多,从个人角度来说,他们已经不适合再卷土重来了,但你们这个集团在泰国的政治影响力却依然如故。过一段时间,再培养一个领袖出来也就是了,这样的话,既可以缓解矛盾,也可以保存实力。当前,巴育牢牢的掌控着泰国的政坛,实在不是你们卷土重来的好时机,所以我觉得他们兄妹倒是深谙潜龙勿用的妙处啊。”

  “我觉得吗,没有那么简单,你看,巴育此前一直致力于和中国搞好关系,中泰军方的合作也颇为密切,可是这次大选后,巴育也算是坐稳了位子,他立刻就开始进口美国的装甲运输车。你不觉得他是在得势以后,开始靠拢美国了吗?一旦这样,以后再想扳回局面只怕就更加困难了。”

  “曼尼卡先生,你是一位泰国人,其实应该站在泰国的角度来看这件事。当前世界,中美欧俄几方势力都颇不弱,其中中美尤为突出。作为一个不能自成一极的国家,也就是除了中美俄欧四方,其他国家最好的办法就是游走于这四方之中,特别是游走于中美之间,两边取利,特别靠近中美任何一方,都会招致另一方的猜疑或限制。倒不如游走于两方之间,都不得罪,还都能取利。巴育这样做其实是没有错的,也是符合泰国利益的。这说明巴育在政治上的确成熟了很多,但我们也不要做过多猜测。只把他当做一种正常的现象来看即可。”

  “巴育在政治上的成熟也就意味着我们很难在近期内和他再做争夺。这也是英拉总理选择他国国籍,以避免泰国国内政治矛盾激化的原因吧。她不想做无谓的争夺,这样只会伤害泰国本身。也不利于他信家族这股势力在泰国的温和发展,保存实力。”

  “正是如此,曼尼卡先生不愧是他信先生手下的一名干将。见事如此明白,思维如此敏捷。看来你在东南亚也不全然是为了避祸吧?”张先生哈哈一笑。

  “张先生见笑了,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也想为未来的泰国出一份力,哪怕我自己没有机会了,也得培养下一代不是?”曼尼卡倒也毫不隐晦。他顿了一顿,忽然问张先生。

  “您说巴育已经是一个非常现实和成熟的政客,我没有意见。但我不明白的是,做一名政客就一定要现实一点吗?不是说有理想才会有动力有成就吗?理想主义者为什么总是干不过现实主义者?”

  “其实吧,你们的他信兄妹也并不全然是理想主义者,他们是介于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之间。现实主义者注重妥协,理想主义者注重原则。在一个矛盾重重的社会,没有妥协就没有和平,过度的讲究原则,直奔理想而去,往往就会摔个大跟头,头破血流。他们兄妹虽然也算是摔了大跟头,但还不至于头破血流,也不是不讲究妥协,只是妥协的对象没有找对,且理想的成分还是太多。比如说此前大米换高铁,就是一个比较理想化的事情,只考虑到这件事的有利之处,却没有一套完善的实施方案,以至于被对手钻了空子导致难产。甚至成为英拉失败的主要原因。这就是理想太丰满了,而在妥协上,则是并没有把这次交易的好处与其他势力分享。这导致了矛盾的扩大化。当然,泰国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日本和美国在泰国的利益都非常大,有他们站在身后,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这也算是英拉小姐生不逢时吧,一个适合她个人的施政环境并没有适时的出现。”

  “我们不说泰国和英拉小姐,我想请教的是理想主义到底能不能为一个国家带来彻底的美好的变化。毕竟,我们的理想是美好的。”

  “一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只适合做一个反对党,因为他们总能找出当前时期的缺点,从而可以给执政党一个改变的建议或呼吁,但是你要是让他成为执政党,那么带给这个国家的就是灾难,或者说是不安定。你看看美国的民主共和两党,哪一个不是实用主义者,只不过实用的方向不一样罢了。他们虽然也有理想,但那只是挂在嘴边,或藏于心间的,做起事来,都是实用为上。再比如近一段时间的印巴局势,当前印巴闹得这么僵,其实巴基斯坦的那位新总理是负有很大责任的,就因为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认为只要送人玫瑰,就会手有余香。其实在送玫瑰的时候,稍不注意,就会被玫瑰茎秆上的刺刺出血来。巴基斯坦前一段时间见一味的向印度表达善意,结果换来的就是印度的得寸进尺,以至于闹得不可开交,当前两国的关系反而退回到最低的层次。这是一个典型的失败的理想主义案例。不但是人与人之间,在国与国之间,利益也是至上的。我们可以保有一颗善心,但却决不能表现出一副善态。良善往往会被人认为是怯懦和软弱。所以在中国的成语中有一个非常的好,叫做不卑不亢。只有做到这一点,才不至于让人觉得好欺负,也不至于让人觉得你欺负了他。做到这一点。大致也就可以达到实用主义和理想主义相结合的完美状态了。”

  “哈,我似乎听懂了一点,我在马来西亚的一个中文老师曾经告诉我一个词,中庸、我原来以为中庸就是忍让的意思。现在明白了,绝非如此。”曼尼卡哈哈大笑。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