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退欲来风满楼 !

2019-08-1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信心就是民心,能载舟,亦能覆舟。 鲁迅老先生没有说过。 1 问:有衰退的风险了吗? 答:不然,美国等二十多国家着急忙慌的降息干什么? 金融周期是带血的主线,每隔十年总会有一次大潮起落,资产价格只是信用货币和债务的表象而已。笔者关注金融货币周期已经

  信心就是民心,能载舟,亦能覆舟。

  —— 鲁迅老先生没有说过。

  1

  问:有衰退的风险了吗?

  答:不然,美国等二十多国家着急忙慌的降息干什么?

  金融周期是带血的主线,每隔十年总会有一次大潮起落,资产价格只是信用货币和债务的表象而已。笔者关注金融货币周期已经将近十一年,关于这一点深有感触。

  2019年二季度,当整个美国和欧洲的国债长短期收益率全面倒挂时,一个危险的信号已经出现,这预示着全球市场正在滑向衰退的边缘,也预示着那个“总想烫平波峰与波谷的有形的手又开始折腾了”。

  降息、定向降准都是折腾的铁证。

  目前美国国债十年期和3月期的收益率倒挂已经持续数月。历史上,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是美国经济衰退的先行指标。自1970年以来,每次收益率倒挂都预示着1-2年之后,美国经济将步入衰退。

  长短期国债利率倒挂的本质是什么?

  主要是对远期的悲观,或者更直白的讲,就是作为整个社会收入奶牛的产业资本对未来预期越来越悲观,不愿意冒险了。表现在国债利率上,长期国债利率走底,短期类现金的国债利率相对变高了,产业资本的经济行为越来越短期化。  

  悲观,且没有信心,哪有冤大头资本愿意牺牲当下布局未来?

  没有冒险,怎么会有人去租高档写字楼去高薪雇佣刚毕业的应届毕业生?

  没有就业,哪会有稳增长?

  一连串现实的问题,个个都是最要命的问题。

  2

  信心没了,说啥都白瞎。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信心还是世界所有货币放水机制有效的锚。可能有些不可思议?也可能有点无法接受?紧跟着这个观点的其实还有一句话,所有的救市都是救的信心。

  最近黄金涨的很猛,让人震惊,但世界为什么又有一句话叫:信心大于黄金呢?

  简单的俗语背后有着深刻的经济意义。

  咱举例解释一下:

  央行放水的机制分为三步:

  第一步央行放水给商业银行;

  第二步商业银行基础货币扩张给相关企业授信;

  企业拿到授信其实还有第三步,也就是企业把钱投向自己有信心的项目冒险中。

  在这三个步骤中,最关键的就是第三步企业面对未来有没有信心,有没有有信心的项目冒险可以搞。

  如果有,那就真正完成了放水闭环,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了,商业银行业绩上去了,企业也带动就业了,真正实现了多盈。

  如果没有呢?

  一切放水闭环就歇菜了。

  中小企业的信心才是拉水的牛,牛趴窝了,只管往车里灌水是不解决问题的。这其实也就是最近各大首席天天挂在嘴边的货币传导机制失灵了。

  中下企业都快死了,不失灵才怪。

  更何况,对于美国、欧洲等世界主要国家所面对的,岂止是中小企业失去信心的问题,还有一个致命的麻烦,就是中产们阶级杠杆透支的问题。

  这一点,不用过多的提醒,咱的问题也不少,世界经济体得的病本质上就是一种病,韭菜地变盐碱地的病。

  7月份的社融数据1.01万亿,前值为2.26万亿,腰斩啊!“房住不炒”“房地产信托卡死”刺激不刺激?房子真是占了半壁江山。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一个致命的问题:“如果世界都能够“一印解千愁”,那大家还奋斗个锤锤啊”?

  信心崩塌,放水或已经失效了。

  3

  如何拯救信心?

  无非是让资本闻到肉腥味。降息是一种办法,但都是杯水车薪只能解决燃眉之急,说一个很多人不愿意讲的真相,扣除通胀,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利率是正的。

  都是负的了,还能怎么降?

  既然降息无助于产业资本恢复血性,那为什么还要降呢?

  答案,在于活跃资本市场这个孵化期。美联储在保美股,而保美股的背后,在于期望为产业资本升阶突围提供足够的弹药。

  先不说鹰酱的产业资本从股市中拿钱有没有干正事,这丫的操盘本质上就是在冒险。个人可以冒险,企业可以冒险,国家资本凭什么就不能有冒险的操作呢?

  经济的独木桥,从这头上了,就必须目视前方往前走,向下和后退都是绝路。

  另外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鹰酱在人民币破“7”之后为什么对降息更加激进了。人民币破“7”究竟本质进攻还是防守?

  这个问题比较敏感,属于掰手腕的深水区。有些招式打出去了,究竟疼不疼,对手最有发言权,看鹰酱火冒三丈的反应,大概人民币破“7”是一记左勾拳吧。

  关于此,一定会有很多悲观者的回怼。

  你这国吹,真是无脑吹;你看房价都跌了,杠杆肯定是绷不住了;你看就业最难季,一切都在预示着该躲起来了。

  既然是信心出问题了,那当下的现实就一定是悲观占大多数的。

  查理斯芒格总是反复强调,反过来想,总是反过来思考。本质上就是在告诫投资者,要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当市场高度一致的时候,拐点就即将来临了。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阴阳。

  拯救信心的,就潜藏在信心崩塌里。

  4

  曾经一位金融圈的老人曾对我说过一句话:“当你对市场的混沌纠结迷惑时,保持乐观就是最好的策略”。

  初听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悲观和乐观,都是正确的,但如果你总是以悲观来消极应对的话,可能就会与大的机会失之交臂,比如2008年之后的三个房地产周期,每一次不是唱空的和唱多的互道SB;还有就是每当外需断崖时,那一次不是全球都在唱空中国。

  可结果是什么呢?

  楼市依然是“铁打的泡沫”;中国似乎发展的越来越抗揍。这里面是有一个真相的,也就是每一次全球经济的阵痛期,就是强者蜕变的时刻。

  有没有想过,产业外流是主动的操盘;有没有想过,港港这一闹,上海成了最大的赢家;有没有想过,资本市场目前的低位是一步故意的棋。

  汇市贬值,资本市场低位,这个对于外资的双重套利空间,简直就是对美联储降息释放流动性的抢劫。如果还是不是很明白,可以先把此文收藏,三个月之后再次复盘,有些“阳谋”就能够串起来看明白了。

  世界波云诡异的变局,个人甚至有些弱国的命运如森林里的觅食的小动物一样,哪里水草丰美,哪里能够遮风蔽雨,都是一个惊慌散开,又抱团聚拢的过程。

  人间悲喜剧,表面上都似乎是个人的锅,但当裹上国运这张皮的时候,其实像日本、韩国、新加坡这种弱国的命运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笔者这个极度谨慎的人,在下半年开始喊出“不必再悲观”的观点,确实被骂的很惨。就像去年警示股市的风险和伪国资平台爆雷的风险一样,当人们置身于一种氛围中的时候,总是习惯于和自己看起来的权威达成共识。

  这就是安全感。

  正如当下衰退的风雨再次袭来时,有人在拯救信心,有人在毁灭信心,究竟该如何选择?究竟该投谁的票?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