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与幻想!

2019-08-1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一字之差,差得挺大。对于李先生来说,其中差别,应该是理解颇深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取得如此辉煌的商业成就。没有理想的人,固然颓废,充满幻想的人,何尝不是自陷于泥沼呢? 今日,李先生在香港各大报纸头条发出了抗暴力呼声,总算是表态了。其在大公报上的

  一字之差,差得挺大。对于李先生来说,其中差别,应该是理解颇深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取得如此辉煌的商业成就。没有理想的人,固然颓废,充满幻想的人,何尝不是自陷于泥沼呢?

  今日,李先生在香港各大报纸头条发出了抗暴力呼声,总算是表态了。其在大公报上的那句“黄台之瓜,何堪再摘。”更是有一番泫然欲泣的悲情。也正是因为这句话,引起了诸多的猜疑,因为李先生的这句话没有主语,让人看不明白是在哀求谁不要再去摘瓜、

  这句话的典故出自唐高宗之子李贤的一首诗,这首诗是劝说他的母亲武则天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自己的孩子下手。以免园子里本来丰茂的瓜变得稀落凋零,最后无瓜可吃。

  按出处来说,这似乎有暗讽国家之嫌,因为这首诗的出处是对上劝讽的,但这里有个问题,那就是香港回归二十二年了,国家摘过香港的瓜了吗?这个问题很好回答,肯定没有,无论是政策层面的还是地方层面的,香港从经济到立法,都是自己种瓜自己吃,从来也没有想着分一杯羹给内地的民众。经济上,税收自留,立法上,非但没有偏向内地,甚至还对内地有所歧视。想当年,内地的民众去香港买几袋奶粉都会被判入罪,而某些殴打辱骂内地游客的废青却仅仅就是教育了事,这就看出来了,内地非但没有去摘它们的瓜,就连去买一点瓜也不行。所以,黄台之瓜稀落或者是事实,但再摘之手属谁却循不到内地身上。

  就如本次的港乱,中央政府也并没有出手干预,只是支持港府而已,可以说是充分保证了港人治港的权利。如果把这种在港府自己没有把骚乱控制在萌芽之初的事情归责与内地,那么我倒想问一句:你们到底是想内地出手呢?还是不想呢?想的话,你就大声喊出来,不要忸怩作态办清高,既想获得一份安宁,又不愿意承担强势的名头,这样的那啥立牌坊心态实不可取。如果不想的话,那就管好自己,努力奋发,果断出手,否则香港最终因此遭到的衰落,那就怨不得天,也怪不得地。更不要埋怨自己园子里的瓜越来越稀。

  如果说这句话是针对废青们说的,似乎也说得过去,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虽然也承接了不少国际上的物流和资本中转,但其大部分资源还是来自于中国的崛起,连通中国和世界,是香港的最大受益点。这一点,是谁也辩驳不了,否认不了的。作为一个连通的桥梁,缺少任何一方的桥头,这座桥都将毫无意义。随着内地各地区的发展,内地自身的发展和外交的往来也便捷了很多,很多事情已经完全不需要再走香港这座桥了。但即便这样,中央还是偏向于香港,在很多事情上都予以让利。这简直就是在向香港这个篮子里塞瓜,哪里谈得上什么摘瓜呢?

  或者正是因为塞瓜造成的。对于香港的街头民意表达,这么多年让步太多,让他们觉得白给的瓜儿不吃白不吃。由此助长了它们自己玩命摘自己瓜的劲头。最后看着满园萧索,瓜稀藤枯,就是自己想种也来不及了,于是干脆大闹一场,期望可以闹出一整车的瓜来。作为成功人士的李先生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因为他曾经是摘瓜最多也最厉害的人之一。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出来呼吁不要摘瓜,倒不如自己拿出一批瓜来和大家共享。当然,聪明的他已经把很多瓜兑现了。但不要紧,瓜的根还在那里,只要肯拿,还是可以拿出来的。就是不要在那里打悲情牌。

  之所以没有实际行动,而是打悲情牌,其实证明了某些人心中还存在着幻想。幻想可以得到更多的让步。但是怎么让呢?其实已经让无可让。正如前面所言,瓜园子给你了,收的瓜也是你自己独享,当前国家手里拿着的不过就是对于这个瓜园子的主权,以及瓜园子管理者的任免权,这些都是最原则性的东西。如果再让步,那就等于完全放弃了这个园子的所有权,这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被允许的,更何况有着数千年大一统历史传承的中国呢。这样的要求已经不是摘瓜的问题了,而是在分离瓜园子所有权。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所以,我对此称之为幻想,但可怕的在于某些人把这份幻想当做了自己的理想。这真是一种悲哀。

  我是一个写文字的,天然有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所以我一直希望港府可以自己坚强起来,港民应该自己醒悟过来,弄清楚这些年来瓜园子里的瓜为什么会变得稀疏,怎样才可以让这个瓜园子重新繁茂。其实很简单。只要有明确的目标,有明智的定位,再加上香港人本身就具有的拼搏精神,香港虽然不可能依旧一枝独秀,但成为中华百花园里的一支娇艳的花朵绝对不成问题。

  瓜是你们自己摘稀的,如今却幻想国内其他园子都不要去做卖瓜的生意,而是一股脑的把所有的瓜投进你的园子里,这不是幻想又是什么?而把这种幻想当做理想来做,来求,来威胁,那不是高智商,而是脑残。如果实在觉得自己种不好瓜的话,其实也没问题,那就让那些善于管理园子的人来做,种不成瓜,咱们就种豆子,栽白菜。最不济,也可以撒网捕鱼啊。

  最后唱和李先生的这句诗“黄台之瓜,何堪再摘?粤海多鱼,足以撒网!”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