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游戏!

2019-08-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直布罗陀海峡,一艘超级油轮被两艘驳船拖着正缓缓驶离港口,硕大的船头部,一块巨大的黑色斑块上写着一行醒目的字母阿德里安达里亚,很显然这是一个新起的名字。不错,这艘油轮正是一个多月前被英国扣押的格蕾丝一号油轮。八月十五号,英国不顾美国的强烈反

  直布罗陀海峡,一艘超级油轮被两艘驳船拖着正缓缓驶离港口,硕大的船头部,一块巨大的黑色斑块上写着一行醒目的字母“阿德里安·达里亚”,很显然这是一个新起的名字。不错,这艘油轮正是一个多月前被英国扣押的“格蕾丝一号”油轮。八月十五号,英国不顾美国的强烈反对,执意释放了这艘引起轩然国际风波的油轮。希望借此可以换得伊朗释放扣押的英国油轮。

  格蕾丝一号满载量三十万吨,如果想进从伊朗进入地中海,就只能斜穿印度洋,绕道好望角,从直布罗陀进入,埃及的苏伊士运河最大通行吨位只有二十五万吨。这也是它为什么会被直布罗陀当局扣押的原因所在。

  阿德里安号不但改了名字,还悬挂上了伊朗国旗。出港之时,吉特·阿拉维和他的同事们满眼含着热泪,向国旗顶礼膜拜。这次航行,让阿拉维更加坚信祖国的坚强以及自己使命的光荣性。作为一名大副,很多事情他并不了解,但他知道,这一次,自己的祖国赢了,赢了那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英国,赢了那个一直为所欲为的美国。但他也知道,接下来的航程或将更加艰险,但他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为了祖国,一切都是值得的。

  尤里是一名俄罗斯技术人员,作为本艘油轮的随行人员,也在这艘被扣的游轮上呆了一个多月,和阿拉维他们不一样的是,他们始终没有下船,也没有被扣。一个多月后,他们三名俄罗斯人才再一次看到了这些伊朗船员。拥抱,欢呼,启动油轮,让驳船拖着油轮缓缓离港,,,,,一时间大家都很忙,并没有说上几句话。当油轮终于出了港口,开始自主航行时,他们才有了说话的机会。

  “吉特,看上去你们倒也没有吃多少亏呢。”尤里笑着给了阿拉维胸口一拳。这是一种亲热的表现。

  “哼,也没有过什么好日子。不过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样,毕竟,他们也查不出什么来。不过是美英两国的鬼魅伎俩罢了。这一次,我们恐怕真的要去叙利亚了。”阿拉维说。

  “我也听说了,咱们接下来的行程还是地中海,那么目的地就只有叙利亚了。要不然就是黎巴嫩。”

  “不,我觉得还是叙利亚,尤里,你没有看到吗?我们这艘油轮更换了国旗,不再遮遮掩掩的用巴拿马国旗了,而是直接挂我们伊朗的国旗,这证明了我们是要正大光明的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阿拉维说的很是自豪。他不怕牺牲,就怕窝窝囊囊的死去。既然美国人把自己看做是恐怖分子【美国前不久定性伊斯兰革命卫队为恐怖组织】,那么如果就此灰溜溜的把油轮开回去或开往其它国家,那岂不是长了美国人的志气?好吧,该来的总是会来,还不如痛痛快快的和美国对阵一场。

  “哈哈哈哈,好样子,对,正大光明的做自己的事情。”尤里说罢,掏出随身的酒壶就要喝,转念间,看到伊斯兰教徒阿拉维有些为难的表情,立马意识到自己的鲁莽,赶紧收起酒壶。

  “不过,我觉得美国人不会放我们过去,只怕最后还是得好事多磨。”阿拉维看着尤里,脸上露出一丝奇怪的表情。

  “哦,为什么呢?既然这次英国人都不再当美国的打手,放眼地中海,也就没有谁可以再做这样的事情了。除了美国和以色列。”尤里说。

  “对,就是美国和以色列。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好鸟。特别是以色列。一定会出手的。”阿拉维说得很是坚定。

  “那倒不一定,一旦进入和以色列相近的海面,我们俄罗斯的舰队一定会出来护航的,这个,吉特,你懂的。”尤里报以奇怪的一笑。

  “哈,我就知道。你们三个俄罗斯人始终不肯离船一定有着什么秘密。”阿拉维露出一副终于解惑的样子。

  “为什么美国人一定要扣押这艘船呢,一定是他们嗅到了什么味道。而这正是以色列人所担心的,如果我们把什么东西藏在这十万吨级的油轮里运进叙利亚,那就会让以色列人寝食难安。所以,以色列人肯定会在最后出手。而英国人显然也看出来了,他们可以为美国人卖命,但犯不着为以色列人担责。更何况。这次你们伊朗下手也快,扣了英国人的油轮,而这么多吨的原油里,想要查出什么异常,也是不可能的,除非他们把这艘油轮清空。可这又存在一个问题,万一清空了之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呢?那时候,英国人的脸可就丢尽了。说不定还会被扣上抢劫原油的帽子。这个险他们可不愿意冒。”

  “那这些原油里,到底有没有什么秘密呢?”阿拉维露出渴望的目光。

  “我怎么知道”尤里两手一摊,耸了耸肩。

  二人正说得高兴,突然船体一阵震动,船速竟慢了下来。二人不由得露出狐疑的目光。这时候,就听远处的船头有人高喊:发动机故障,赶紧抛锚。原来船竟然坏了,停在了离港口不远的海面上。

  “尤里,出问题了,看来这段时间船被做了手脚。我们暂时走不了了。”另一名俄罗斯技术人员走了过来,和尤里说道。

  “这。。。。不行啊。。。只有过了埃及海面,咱们的军舰才能过来接应。这时候,只怕事情有些不妙。”尤里有些着急。本来他接到命令,说只要油轮得以放行,立刻全速赶往叙利亚,在接近以色列之前,俄罗斯会从塔尔图斯军港派出军舰接应,以防以色列人使坏。但这船离港口才不到十海里,还在直布罗陀的管辖之内。情形大为不妙。看来这一次,美国人是一定要想得手的。怎么办?尤里只感到脑子一时有些眩晕。

  “这是我们刚刚接到的情报,美国的华盛顿一家法院已经对这艘船下了判决书,说要把这艘油轮和油轮上的石油全部没收。看来他们是真的嗅到了什么。”另一个俄罗斯人走过来说。

  “不要着急,即便是美国人已经启动法律程序来扣押我们这艘船,但英国人肯定是不会执行了。当前,能够执行这次任务的只有美国在地中海的舰队。约瑟夫,你去咨询一下国内的法律专家,看看美国人有没有权限在地中海扣押我们的船只。还有,也查一下以色列人的。对了,既然你已经获得了情报,那么应该知道我们的军舰最快可以在什么时候到达。吉特,你去看看发动机的损坏情况,尽快修好。咱们还赶着去和我们的舰队会合。总之,这批货即便不能交到叙利亚,也决不能落到美国人手里。只要咱们能赶在美国人之前和我们的舰队会合,那就没问题。”

  “尤里,还有一个问题,阿拉维他们几个的身份都很敏感,如果这次美国人来硬的,只怕他们会被带往美国或沙特。所以,莫斯科方面指示,让阿拉维他们先撤,换一批船员上来。这样的话,就不会留下更多的后遗症。”约瑟夫对尤里说道

  “好,阿拉维,那你们几个抓紧时间准备撤离。坐直升机去摩洛哥的丹吉尔,然后转道回伊朗。既然命令已经下来了,你们伊朗政府应该有了安排。”

  “不,我们走了,船怎么办?”阿拉维不肯,毕竟他们才是这艘油轮的主人,可不能就这样离开。

  “放心吧,船我们会安排人进行维修的。咱们不能让美国人拿住太多的筹码。这次换上的船员应该都是国际船员,绝没有半分背景。”尤里做事颇为干练。

  “那你们怎么办?”阿拉维又开始担心尤里他们了。

  “我们?哈哈哈哈。,你放心,美国人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犹太人就更不敢。咱们可是名正言顺的技术人员。只要不被他们拿到真凭实据,我想,这个世界上敢和我们俄罗斯明目张胆作对的国家还没有诞生呢。”尤里说得颇为豪气。他接着说

  “放心吧,即便本次任务完不成,我也一定会把这艘油轮完整的交到你的手上。我以普京总统的名义像你保证。”

  【据新闻报道,就在直布罗陀当局释放伊朗油轮之后,传出了伊朗油轮需要进行维修,因此停在直布罗陀海面。而伊朗也更换了船上的船员。一直随船的三名俄罗斯人依旧在船上。而美国当局在直布罗陀释放伊朗油轮后,下达命令,将再次扣押这艘油轮,并对船只以及涉及船只的财产全部予以没收。以上是新闻来源。】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