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度的政治巨婴!

2019-12-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Chairman Rabbit    阅读:

我们的政治巨婴香港不了解中国内地,不了解自己,而且也不了解西方/美国。 这两天香港反对派组织了多个活动感恩美国通过涉港法案。 比较有趣的是,除了挥舞美国国旗外,示威者们集中将感恩对象落在Trump身上。 实际上这个法案完全是美国国会一手促成的,最主

  我们的政治巨婴——香港——不了解中国内地,不了解自己,而且也不了解西方/美国。

  这两天香港反对派组织了多个活动“感恩”美国通过涉港法案。

  比较有趣的是,除了挥舞美国国旗外,示威者们集中将感恩对象落在Trump身上。

  实际上这个法案完全是美国国会一手促成的,最主要的推动者是反华急先锋佛罗里达州参议员Marco Rubio——他希望通过各种反华举措积累政治资本,为日后竞选总统奠定基础。然后由于反华已经成为美国国会的政治正确,他也获得了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Nancy Pelosi以及参议院议长Mitch McConnell的支持。最后,众议院及参议院两党议员对法案给予压倒性支持,火速通过,并提交到Trump桌前,等待Trump的签署。

  因此,这个法案完全就是国会议员们搞出来的,背后的目的非常复杂,共和党政客们希望积累建立在反华基础上的政治资本,另外所有的议员,包括民主党和有野心的共和党议员们可能还有一层目的就是给Trump的中美trade deal谈判制造麻烦。

  相反,一直以来,Trump在香港问题上是比较友好的:只要条件允许,他都对香港问题保持沉默,在被记者问到,不得不做的有限表态里,都会肯定中国政府的表现,肯定中国政府的克制,并强调这是中国的内政。我认为,他的表态就是他的真实想法,不是为了避免激怒中国影响trade deal。

  这个国会政治驱动的涉港法案对他来其实是个麻烦。

  面对摆在桌上的法案,Trump如果十天之内不签署(忽略),则法案自动生效;如果Trump对法案行使否决权,使其打回国会,则只要获得三分之二议员支持,法案仍旧能够通过。一评估形势就知道,法案必定通过,毫无悬念。

  他犯不着为此耗费自己积聚的政治人品,顺水推舟,就签署了事。如果我是他,还会打电话给中国政府,说,“我们国会弄出这么个法案,很讨厌。我现在不签不行。我否决了他们还会通过,到时更加难看。所以我会签署这个法案。但我作为总统,也可以不让它具体落地实施。这是我的权力。希望我们的谈判该怎么进行怎么进行,不受影响。”

  签署时,白宫声明里占最大篇幅的这句话: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s-statements/statement-by-the-president-30/

  “Certain provisions of the Act would interfere with the exerciseofthe President’s constitutional authority to state the foreign policy oftheUnited States. My Administration willtreat each of the provisionsof the Act consistently with the President’s constitutionalauthorities withrespect to foreign relations.”

  (“法案中的一些条款,会干预到总统根据宪法授权主持美国外交政策的实务。白宫将在总统主持外交关系的宪法权威的基础上,去处理法案中的具体条款”)

  他完全可以不在声明里这么写,因为说是一回事,干是一回事。你可以说了不干,也可以干了不说。写出来,就是为了让别人看到。根据Trump的性格,他就是要让别人知道他对法案存在的不同意见,对国会在这个时候搞出这个事情的抵触。他写出来可能也是要中国政府看到。

  所以,Trump根本就不是法案的支持者。他是法案最主要的对立面。

  这些情况其实是普通香港反对派示威者所不能了解的,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们对西方政治了解的范畴。他们对美国政治的了解其实很单纯、很“亚洲”、很东方,他们以为Trump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国王”,可以为美国的一切政治行为负责。他们很难理解美国的权力分立,国内政治的博弈,还有许多外交政策取态纯粹是国内政治的驱动。美国在外交上的双标及冷漠(譬如一举抛弃库尔德人)更是超出他们认知范畴的。香港反对派大众拥有的是朴素崇美主义。

  在进入Trump纪元的公元2019年,全球范围内,对美国政府及其外交政策(这里,要将美国政府及其外交政策与美国人民/美国社会有所区分)还能拥有如此朴素的、天真的、理想主义的崇尚的地方和人已经不多了。不是在德国、英国、法国、北欧、日本,而是在香港——这里真的有可能是全世界美国政客们最受欢迎的地方。

  无论如何,对于推促涉港法案的Marco Rubio及民主党议员而言,看到香港满大街支持Trump的海报和旗帜,心中一定跑过无数个草泥马……

  而对于顺水推舟的Trump而言,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捞了这么一个好,不禁呵呵。但他会因此受宠若惊,改变对香港的态度和行动么?不会改变的。因为贵为总统,相比那些投机的年轻华盛顿政客而言,他才更加现实,更愿意直指问题本质,也更愿意忠实于并维护美国自己真正的利益。香港就是一个小小的棋子,如果能与北京的关系取得突破的话,这个旗子随时可弃。

  美国外交政治上,有理想主义者(“liberalism”/idealism),也有现实主义者(Realpolitik / Realism),但这么多年的实践告诉我们,现实主义者是占压倒性大多数的。而且,只要香港没有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人道主义危机,那么理想主义外交根本就没有空间,没有存在的位置,一切都是现实政治主导,都是国内政治和政客个人利益主导。所谓的“香港问题”在美国也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中美问题。

  “信息自由”并不能改变香港政治巨婴的事实,相反,会让他们陷于某种认知上的自满,以为自己先天就无限接近真相、掌握真相——尤其当出现了中国内地这个参照物。这种认知模式,这种优越感,反而可能会使他们更难脱离巨婴状态,要付出更多的社会代价才能成长。

  本博在早些时候已多次分析指出,香港社会对现代西方治理体系(包括制度及价值的内核)的了解是很片面与肤浅的,譬如把威权主义社会下建立的温良顺从(譬如乐于排队和不随地吐痰)等同于民主素质,把政治和文化上否定、对抗内地等同于掌握西方政治价值(只要骂内地人为“支那人”就等于自己是“民主”“自由”的)。这种认知都极为肤浅。

  香港政治巨婴的天真、幼稚是全方位的,360度的,它既包括对中国大陆的不了解及幼稚,也包括对西方及美国的不了解及幼稚,还包括当局者迷,对本社会的历史、现在及未来的集体困惑与迷失。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