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的光辉!

2019-12-2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盛唐如松    阅读:

纵观历史长河,无论古今中外,我们好像很难找到一个近乎全才的国家领袖。正如毛主席在他的《沁园春雪》中所写: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是的,中国历史上,凭借武功流芳千古的皇帝不可胜数,秦始皇

  纵观历史长河,无论古今中外,我们好像很难找到一个近乎全才的国家领袖。正如毛主席在他的《沁园春·雪》中所写:“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 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是的,中国历史上,凭借武功流芳千古的皇帝不可胜数,秦始皇一统六合,汉武帝以及汉光武帝的开疆拓土,唐太宗的君临天下,甚至被西方人奉为上帝之鞭的成吉思汗铁骑,都基本上体现在他们的以武立功上。当然,在中国,以文采闻名的皇帝也不在少数,比如以诗词著名的南唐后主李煜,再比如书画传世的宋徽宗赵佶。。。可一般情况下,有武功者往往输了文采,有文采者却成为亡国之君。想要找到集二者之精粹,兼治国之良材者,难乎于上青天。唐陈子昂在他的《登幽州台歌》上写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就是对于人们想要遇到一个空前绝后奇才而不得的千古之叹。

  在世界历史上也同样如此,且不论西方历史上那些真假难辨的所谓盖世英雄,基本上也找不到一个武功与文采齐飞,文治与思想一色的帝王,即便是西方的传说,似乎也没有底气来塑造这样一个人,毕竟,这样的人太过完美,完美得让人觉得这就是在造假,所以,造假的人是不会把自己的作品造的太完美,太完美就代表着不真实。什么凯撒,庞培,萨拉丁,什么查理,威廉,华盛顿,都不过是一方之才,要么会打仗,要么会治国,最厉害的也不过是既会打仗又会治国,但真正把自己的战术升级为理论,把自己的思想传承成体系,把自己的文采流传万世,并集这种种优异为一身的,千古唯有一人。

  我们无疑是幸运的,这位千古一人,并没有和我们擦肩而过,最起码像我这样岁数的人,有幸曾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国家,同一个时代七八年。更为重要的是,今天的我们依然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享受着他带给我们的幸福,骄傲着他带给我们的强大,吟诵着他创作的佳作。而我们的国家,则传承着他创造的思想,打造着他架构的社会,实现着他描绘的未来。能够和这样的千古一人生活在同一个时代,并得到他无岸伟力的庇佑,我们的幸运自然也是千古之幸运。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样跋扈的文字写于他的中年,而同和他年岁相当的中国历史上另一个作为词作大家的帝王南唐后主李煜,却只能写出“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这样的风月之句。而可堪和主席比肩的豪放词大家苏轼三十岁左右时正迷茫于新旧法之争,离他前往黄州开创自己成为一代宗师的时代还有十年之久。但历史上曾有一个传奇人物,身上还真的有星点主席的光芒。

  这个人就是南宋豪放词大家辛弃疾,二十二岁的他,已经成为山东义军的统领之一,并亲率五十余骑,直扑拥兵数万的金军大营,如旋风般擒获卖主求荣的叛徒,带回当时的南宋都城建康【今南京】,交由朝廷审判。这样的人,我们只有在武侠小说中才可以一睹风采。但在我们的中国历史上,却真真切切的发生过,并且这次行动的领导人,还写得一手好诗词。豪迈奔放的好诗词。他的诗作我就不用介绍了。但这样一个文武兼备,大放异彩的历史人物,最终却也只能黯然写到“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所谓英雄气短,辛弃疾慨然长叹“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正因为辛弃疾身上有着和自己一样的特质,也或者正是辛弃疾和岳飞这样在国家民族危难时绽放异彩的英雄人物在激励着他最终成为千古一人,挽中华民族于既倒,成华夏崛起于今日。所以,主席对辛弃疾非常敬慕和喜爱。他曾不止一次的手书过辛弃疾的词,而我们也非常熟悉毛主席那副著名书法横幅,岳飞的《满江红》。对于中华民族历史上的英雄人物,主席从没有缺少对他们的敬仰。而正如今天的我们,对主席的敬仰。

  文采,或者并不是一个伟大人物所必备的素质,就像略输文采的秦皇汉武,稍逊风骚的唐宗宋祖。这些在中国历史上都曾建立赫赫功勋的帝王,都没有像毛主席那样留下惊艳的诗篇或文章,但这也并不影响他们成为流传华夏千古的伟人。

  但如果一个集文采与战略战术,思想体系,治国大政与一身的伟人,却更容易让他在建立不朽功业的同时,能够利用其本身丰富的文化素养,深厚的历史底蕴,睿智的思维方式来打造一个完整而伟大的思想体系。为中华五千年的文化积淀和当代世界风起云涌的现实状况做一个梳理和锤炼。从而让中华民族有了新的前进起点以及对未来整体规划的坚实骨架。

  毛泽东思想,正是基于这些他人难以具备的条件下成为新中国未来数百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指路明灯。如果没有丰富的文化素养,深厚的历史底蕴,睿智的思维方式以及高瞻远瞩的战略目光,即便他可以带领我们的前辈打造出这个新中国,也无法让新中国走得更远,崛起得更伟大。

  让一个国家拥有独属于自己的思想体系,且这个思想体系不但符合中国自身的国情,也适应于当代世界的潮流走向,这是一种何等伟大的成就。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不由得血脉偾张,信心百倍。尽管还是有某些人和利益集团会害怕这种思想,妄想摒弃这种思想,但他所创造的历史潮流依然形成,逆势而行者,最终只会粉碎于这种大潮之下。

  今年是毛主席诞辰一百二十六周年,他离开我们也已经四十三年。当年他亲笔手书辛弃疾的《永遇乐·北固亭怀古》里恰恰就有四十三年一段。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是啊,四十三年了,我们还是深深记得他老人家当初构建的思想,当初定下的目标,当初绘出的理想。今日的中国,绝不是刘宋王朝里的那位空负雄心却元嘉草草的刘义隆。而是一派兴盛,正在昂首向前的新中国。但我们也要清醒的的认识到,未来中国能不能继续这样兴盛下去,成就人类命运共同体大业,还是在于我们能不能让自己继续从毛泽东思想里汲取更多的力量和智慧。无需问廉颇是否老去,人总有老去的那一天,但思想却可以永远在传承中熠熠生辉。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