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的“重要表态”来了,这类城市将获得大机遇!

2019-08-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8月26日下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这次会议传递了一系列重大信号,对于未来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城镇化的方向,乃至房地产行业等,将产生深远影响。 在谈到区域经济发展的时候,通稿里这段话非常重要: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

  8月26日下午,“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这次会议传递了一系列重大信号,对于未来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城镇化的方向,乃至房地产行业等,将产生深远影响。

中央的“重要表态”来了,这类城市将获得大机遇!

  在谈到区域经济发展的时候,通稿里这段话非常重要:

  会议指出,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的,同时 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 。新形势下促进区域协调发展,要按照客观经济规律调整完善区域政策体系,发挥各地区比较优势,促进各类要素合理流动和高效集聚,增强创新发展动力,加快构建高质量发展的动力系统, 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增强其他地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要保障民生底线,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在发展中营造平衡。

  这段话里,有两句最关键:

  第一句话,是一个判断句:“当前我国区域发展形势是好的,同时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

  这句话告诉我们,新型城镇化正在势不可挡地到来,中国的人口、资金等核心生产要素,正在全面洗牌。所谓新型城镇化,就是“城市群+都市圈”。

  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国家一直提倡“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把它作为中国城镇化的路径。但事实上,全世界几乎所有的城镇化都是“失衡的城镇化”。不仅在城镇化率“全速提高的阶段”是这样,在城镇化率见顶之后的“后城镇化时代”,也是如此。

  比如日本、美国的城镇化率早就见顶了。在见顶过程中,呈现了大城市化的特征。最近20年,日本美国的中小城市人口继续向大城市集中,比如日本东京,美国东西海岸的大城市,都不断向其他城市抽血,造成了大量的铁锈地带(收缩型城市)。

  我早在2014年就撰文呼吁,中国的城镇化不应该走“大中小城市均衡发展之路”,而应该走“大城市化”、“城市群”的道路。这样,土地利用效率更高,占用耕地更少,更符合城镇化的规律。

  我们欣喜地看到,最近几年中国城镇化的路径出现了重要变化,“城市群+都市圈”成为“新型城镇化”的核心。国家开始全面提升一批中心城市的首位度,批复了9个国家中心城市,把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长三角一体化提升为国家战略。

  这就是通稿里说的,中国“空间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正在成为承载发展要素的主要空间形式”的具体含义。

  第二句话,是政策方向:“增强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增强其他地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这有两层含义:

  第一,中心城市和城市群要增强“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也就是说,人口、资金等生产要素要进一步向中心城市(及其城市群)集中,对此中央将全力支持,并视作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提高发展质量的新契机。 第二,其他地区则要“增强在保障粮食安全、生态安全、边疆安全等方面的功能”。

  后面这句话更有震撼力。“其他地区”,显然是相对“中心城市和城市群”来说的。未来,“其他地区”要接受人口增长缓慢,甚至不断流失的现实,发展的重点不在是追求经济增长、城市的规模,而是保障粮食生产、生态安全、边疆安全。

  事实上,早在今年4月国家发改委引发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里,在强调“深入推进城市群发展、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同时,还首次提出了“收缩型城市”。文件说:

  收缩型中小城市要瘦身强体,转变惯性的增量规划思维,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引导人口和公共资源向城区集中。

  只是这次“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稿说得更透彻:如果你不是中心城市,也不是中心城市的城市群,不能获得人口、资金的持续增长,那么就在保障粮食生产、生态安全或者边疆安全上发挥作用吧。 这类城市当年盲目上马的新区、高铁新城、开发区等,在空置数年、十多年之后,恐怕要变回耕地、山林了。

中央的“重要表态”来了,这类城市将获得大机遇!

  上图:收缩型城市的房价。

  说白了:中国就这么多人口,而且增长越来越慢,这些人口要集中到大城市、城市群里去,去催生更多的商机,提高发展质量。

  在这次会议通稿里,还有下面一段话也值得关注:

  要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增强土地管理灵活性,使优势地区有更大发展空间。 要完善能源消费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全面建立生态补偿制度,健全区际利益补偿机制和纵向生态补偿机制。要完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对重点生态功能区、农产品主产区、困难地区提供有效转移支付。

  这段通稿有两层意思:

  第一,“要改革土地管理制度,增强土地管理灵活性,使优势地区有更大发展空间” 。这句话的含义是,由于人口、资金流向中心城市及其城市群、都市圈,那么这类城市要增加“城市建设用地”的供应量,耕地红线可以适当调整。

  中心城市为了吸引人口而占用的耕地,则由中小城市减少城市建设用地来弥补,以保证中国整体耕地面积不减少。

  第二,人和资金流入了大城市、城市群和都市圈,中小城市财政收入下降,难以支撑,怎么办?一方面收缩城市面积,把人口集中起来,降低运行成本。另一方面,增加转移支付、生态补偿,来维持中小城市、乡村的运转。

  毫无疑问,未来中国城镇化将呈现“马太效应”,中心城市及其城市群、都市圈将成为资金、人口主要流向。

  或许有读者会问,国家最重视哪些城市群?对此,国家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里有如下表述:

  深入推进城市群发展。有序实施城市群发展规划。 加快 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扎实开展 成渝城市群 发展规划实施情况跟踪评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质量发展的政策举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长极。 有序推动 哈长、长江中游、北部湾、中原、关中平原、兰州—西宁、呼包鄂榆等城市群 发展规划实施,建立健全城市群协调协商机制。 加快出台实施 天山北坡、滇中两个边疆城市群 发展规划。 指导省内城市群有序发展 ,提高一体化建设水平。坚持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推动一些中心城市地区加快工业化城镇化,增强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力,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助推力。

  上面列举的主要是“跨省”的城市群,没有跨省的比如“长株潭”、“浙江大湾区”之类,可以省内解决,所以文件没有一一提及。

  从发展潜力上看,文件提及的城市群比如“呼包鄂榆”未必能修成正果,没有提及的比如“浙江大湾区”反而可能不断做大。城市群之间的竞争,说到底还是看实力,看经济活跃度。

  中国未来的区域经济竞争,将主要是城市群之间竞争,而不再是城市之间的竞争。比如成都和重庆之间,广州和深圳之间,以前竞争大过合作,以后合作大过竞争,因为大家在一个城市群里。

  至于你买房投资,当然要优先选择核心城市及其城市群、都市圈来布局。死守在收缩型城市是没有希望的, 中央不是说了吗,这些城市以后主要任务是保障粮食供应、生态安全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