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狂魔阴影笼罩:三国轴心渐成亮刃东亚,目标国已到最危险的时候!

2019-07-2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戎评    阅读:

在希腊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一只雌猫爱上了一位英俊的少年,就向爱神阿芙罗狄忒祈祷,请求把它变成人的样子。 爱神被它的真情感动,就把它变成美丽的少女。青年看到这位少女,两人彼此爱慕就结婚了。 然而,婚后的少女和青年生活并不幸福:青年费尽

  在希腊神话中,有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一只雌猫爱上了一位英俊的少年,就向爱神阿芙罗狄忒祈祷,请求把它变成人的样子。

  爱神被它的真情感动,就把它变成美丽的少女。青年看到这位少女,两人彼此爱慕就结婚了。

  然而,婚后的少女和青年生活并不幸福:青年费尽心机营造各种浪漫,少女却无动于衷,而少女的各项生活习惯,青年也同样难以接受....

  爱神阿芙罗狄忒得知后,想知道俩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为试探猫在变成人形后性格有没有改变,就在房间里放进一只老鼠。这时,这位少女忘记自己已经是人,就从床上跳下来,敏捷地捉住那只老鼠,放进嘴里吃掉。爱神看了大叹一声,便又将她恢复成原来猫的模样。

  在中国,对此我们也有自己的表述—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2019年7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

  非洲国家刚果(金)爆发的埃博拉病毒疫情目前已成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什么是“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根据世卫组织的定义,所谓“全球卫生紧急事件”是指:

  某项可能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的重大传染疫情趋于失控时,需要国际协作来加以应对的“特殊情况”,才能被称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  

  显然,所谓的“全球卫生紧急事件”对于世界的公共卫生安全而言,其本质无异于“红色预警”!

  这一点,我们从世卫组织成立至今的前四次“全球卫生紧急事件”所针对的对象便不难看出:

  他们分别为:甲型H1N1流感(2009年4月)、脊髓灰质炎(2014年5月)、西非埃博拉疫情(2014年8月)、寨卡病毒病(2016年2月)。

  毫无疑问,此刻作为疫区中心的刚果(金),在埃博拉的白色恐怖下正在遭受摧残

  ------自去年8月以来,这场疫情已感染超过2500人,其中1600多人死亡、患者死亡率接近90%。

  罗生门:谁应该为此次的疫情负责?

  非洲,为何如此不幸?

  在世卫组织将此刻肆虐于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列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时,美国制药企业默克在第一时间作出了回答:

  从去年至今年,美国已经向该地区累计投送了逾19.5万剂的埃博拉疫苗,但是由于“无法建立疫苗的社区信任”,以及在该地区存在的几十个“武装叛乱组织”频频对美国卫生工作者的干扰和袭击,造成了今天疫情的扩大...

  什么意思?

  在美国人看来,如今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要怪就怪当地的百姓不愿配合美国医疗队进行疫苗接种,要怪就怪当地的几十个叛乱组织,频频袭击干扰....

  但是,事实真的如美国人所讲吗?

  国际救援委员会负责紧急情况的副主席鲍勃·基钦在7月17日当天的回答,值得玩味:

  当地社区对(疫苗接种后)死亡人数的持续增加和大量(美国)医疗组织的涌入,感到困惑和懊恼....

  为什么困惑?

  不断被强调有效的疫苗,却没能阻止疫情扩散!

  为什么懊恼?

  这些强制涌入的“白衣天使”们,恐怕并非只是治病救人!

  非洲屏息,无人敢问...

  不过,就在美国指责刚果(金)的居民不肯配合接种疫苗、强力谴责“武装叛乱组织”干扰疫苗接种,而非洲上下屏息的关键时刻,俄罗斯却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

  2019年6月26日,针对非洲刚果(金)地区愈演愈烈的埃博拉疫情,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里亚布科夫表示:

  根据俄罗斯已掌握的情报,美国与其伙伴国大量雇佣非政府组织,资助其收集生物材料和微生物菌株,研究如何增加微生物毒素的致病力,如何提高致死率....2016年爆发的寨卡病毒与如今肆虐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其爆发和迅速传播与人类以实验或其他目的进行的干预有关。

  俄罗斯副外长此言何意?

  与美国始终将其自身塑造为抗击非洲埃博拉疫情的国际卫士的高大形象截然相反,俄罗斯方面却认为,无论是2016年肆虐于美洲的地区的寨卡病毒,还是如今爆发于非洲的埃博拉疫情,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谁是“罪魁祸首”?

  受限于国家外交战略及政治利益,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虽然不便点名指出,但是谁都能从他的口中听出其所指何人

  —美国!

  这是污蔑吗?

  此次的埃博拉疫情是否为美国所为,戎评也不敢妄断,但是从美国之前的种种劣迹来看,俄罗斯的指责似乎也并非无的放矢...

  2018年10月4日,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演化生物研究所基因学家罗伯特·盖伊和法国演化生物学家克里斯托夫·博特等5名科学家,在权威学术期刊《科学》上发表研究论文指责称:

  美国国防部研究机构通过改变昆虫基因来干涉粮食作物成长的科研计划,明确违反了《国际生物武器公约》,其一旦取得成功,可能会被当作生物武器来使用!

  而随同德法生物学家的指责被一同披露的,还有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所负责的生物战项目—“昆虫盟国计划”。

  而就在同日,俄罗斯武装力量防核生化部队司令伊戈尔·基里洛夫也跟随表示:

  俄罗斯经过多年调查确信,美国正在研制多种大规模生物杀伤武器!

  对于去年被俄罗斯随同披露的,美国在俄罗斯-格鲁吉亚边境所进行的一系列生物战实验研究,戎评在之前的文章中曾详细揭露,在此就不再赘言。

  总之,单就作为国家个体而言,美国在涉“生物战”领域的过往,无论是历史渊源还是如今的种种表现,都实在难以用“光彩”来形容,至于其对外所塑造展示的“国际卫士”的高大形象,大家看看表演便罢,当不得真...

  当然,看到这里或许有人要疑问了:

  就算美国曾经劣迹斑斑,就算美国存在研究高传染性病毒用作生物战用途的事实,但是也并不能因俄罗斯一家之言就断定,此次刚果(金)的埃博拉疫情,就是美国人发动的啊?

  没错,从逻辑上来讲,这种“一日为贼,终生为贼”的论断确实是不够严谨的。

  但是,如果这其中根本就未曾有一丝的苦衷,如果这就是他们的本性、如果这就是恶人所惯用痴迷的手段的话,如果这就是又一场“关乎美国利益”的布局的话,那么,又有多少冤枉?

  生物战是美国地缘制衡的重要筹码

  戎评不知在座各位是否还记得60年代曾下发全国的“三防手册”的规定要求:

  当发现某类昆虫集中于破碎容器旁时要及时上报,对带菌昆虫的防护,主要是保护暴露的皮肤,不让昆虫叮咬....

  毫无疑问,在整个60-70年代,对于早已习惯了小虫小蚊的中国百姓而言,三打三防中的“生物战防护”未免有小题大做之嫌。

  但是,怀疑并没有阻挡国家的意志,在近乎强制的要求下,“三打三防”成为了当年中国从军队到人民的基本战备意识!

  中国在防谁?

  1950年5月23日,民主德国(东德)茨维考以东的一个村庄里,两架涂着美国标志的飞机从上空匆匆掠过....

  之后的几天里,茨维考等周边区域的土豆田地里,爬满了本该生存于北美洲的科罗拉多金花虫!

  灾害所带来的损失是巨大的。

  因为缺乏天敌,以土豆叶为食的科罗拉多金花虫开始疯狂繁衍蔓延,本该等待丰收的土豆,在当年大幅减产!

  无疑,这场从天而降的虫害,对于当年以土豆为主食的东德人民而言是灾难性的——为了尽可能的减轻虫害,东德政府在谴责美国之余,被迫调集社会力量,发起了一场“反击敌人阴谋破坏,捍卫农业劳动成果”的人虫大战。

  但是,对于这种“以生物武器重创敌国”的行为,作为罪魁祸首的美国人又是怎样的态度?

  美国怀俄明大学自然科学教授洛克伍德,在其著作《六条腿的战士》中,就曾颇具赞赏的评价道:

  这远非首创,美国内战期间,北方军队就向南方军队的种植园散布了菜蝽,这加速了战争的结束...

  显然,对于美国人而言,“生物战”这一形式的运用不仅没有丝毫道德压力,甚至根本就是其历史传统!

  这一点我们从1946年美国接收日本731战犯骨干人员进行伤寒、霍乱、痢疾、炭蛆、鼠疫。梅毒等烈性传染性疾病的战争运用,以及随后对危地马拉人的人体活体试验上,可以清晰看到。

  当然,从来都只是将“生物战”默认是一种常规竞争手段的美国政府,在日益激烈的国际地缘争斗中,同样没有打算令其缺席。

  2018年9月15日,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局前局长吉奥尔加泽,在莫斯科公开展示美国在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近郊区的卢加尔实验室,进行的包括人体活体实验在内的多项实验文件。

  文件中讲了什么?

  简单的讲,文件内容大致三个板块:

  1、美国国防降险署(DTRA),确凿参与了对IS生化武器实验数据设备及原材料的提供!

  2、美国国防降险署以“私营外包”方式,以文职兼任人员的身份,在中央情报局的协助下(CIA),驱动西图(CH2M Hill)、巴特尔(Battelle)、梅特百塔(Metabiota )等三家美国全球性的生物制剂公司,对包括格鲁吉亚卢加尔实验室在内的全球25个生物实验室在内的实验室,进行名为“合作生物工程”(CBPE)的势力渗透。

  3、美国国防降险署斥资8000万美元资助梅特百塔公司与格方合作启动一项名为“提高对格鲁吉亚和高加索沙蝇认识”的所谓科研,实则为“携利什曼病毒咬人苍蝇”耐高寒项目研究...

  对于一二条有关美国资助恐怖分子,渗透全球各大生物实验室的劣迹野心,咱们尚且不提,单单就说斥资8000万苦心培育抗寒携菌咬人苍蝇的美国,到底意欲何为?

  戎评只能说:格鲁吉亚往北,是俄罗斯!

  当然,在欧洲没有打算“消停”的美国,在亚洲同样也并不安分。

  2019年7月1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

  日本将首次引进包括埃博拉病毒、拉沙病毒、南美病毒(South American)、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马尔堡病毒等五类高传染性致命病毒进行针对性科研!

  据悉,此次由日本厚生劳动省主持引进的“五类强致命病毒”,将交由全日本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国立传染病研究所”进行研究。

  此外,对此次的“病毒引进”,日本厚生劳动大臣根本匠向媒体解释道:

  日本之所以引进病毒并进行研究,根本原因是为了防范东京奥运会接待各国游客运动员过程中,可能潜在的病毒威胁...

  换一句话讲,按照日本人的解释,其之所以引进病毒并加以研究,没有任何不良企图,纯属一切为了奥运的无奈!

  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

  拉沙病毒、南美病毒(South American)、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病毒、马尔堡病毒咱们暂且不论,就单单说一下,其中排名第一的埃博拉病毒,到底是如何让日本无奈的。

  以下这张图是联合国世卫组织于2014年发布的“人和动物埃博拉病毒性疾病地理分布图”。

  其中,虚线框内的区域为埃博拉病毒当前最大可疑宿主“狐蝠科果蝠”的自然分布区域。换一句话讲,虚线框内就是埃博拉疫情的高危区域,其自然界可长时间为埃博拉病毒的留存和变异,提供外部环境。

  但是,咱们再来看一下“无奈的日本”:

  除其托管的琉球群岛属于疫情的自然地理分布线以内,日本本土四岛,统统处于果蝠的活动范围以外!

  换一句话讲:日本本土除了可能面临输入性埃博拉疫情的威胁以外,其自然界根本不具备埃博拉病毒的留存和变异所需的低纬高热环境...

  不要说是为了东京奥运会研制疫苗:

  早在2017年,中国便已经在美俄液体剂型埃博拉疫苗的基础上成功研制了加强版冻干型埃博拉疫苗!

  其对于自然界现存的埃博拉病毒不仅基本可以克制,对于本来从地理界限上就被排除在疫区之外的日本,更是有着远胜于其他地区的卓越保障....

  显然,无论是从经济性还是安全威胁上讲,日本都没有任何理由去研究埃博拉病毒。

  除非,别有用心!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2009年,美国病毒学研究人赖思顿在对菲律宾有关农场的141名员工进行血样检测时,发现其中6人感染了一种没有表现出感染病毒明显症状的低弱型埃博拉病毒。

  经过排查,宿主被最终确认—家猪。

  当年7月9日,这一新奇发现在世界权威科学期刊《科学》得到刊载,当年,对于这种被命名为“赖思顿埃博拉”的新型埃博拉变种,《科学》是这样描述的:

  在菲律宾一些农场的猪身上鉴别出一种埃博拉病毒。但与其他类型的埃博拉病毒不同,他们以家猪为宿主,到目前为止,它还没有对人造成威胁。

  虽然,对于美国病毒学研究员赖思顿而言,此种“低弱型埃博拉”的发现只是科学期刊上的一项刊载,但是对于×国生物战研究人员而言,以家猪为宿主的埃博拉的出现,却无异于“新大陆”的发现:它为埃博拉突破自然界限创造了可能

  —有猪的地方,就能有埃博拉!

  2014年,世卫组织将中国列入赖思顿埃博拉疫区,即:中国家猪中发现赖思顿埃博拉的存在。

  不过,这一报告并未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道理很简单,赖思顿埃博拉实在太弱,以至于被感染的人都难以察觉到感染症状....

  但是,如果低弱型的赖思顿埃博拉,被人为的剪辑培育为同时具备“人猪交叉感染”、“高烈致死”的超级埃博拉呢?

  一切并非不可实现。

  不过,要实现这一切,制造国首先需要一个与“目标国”外部自然环境相似的高等级实验室炼“弹”,还需要一种可以在家猪中快速传染的疫情疾病为“枪”....

  如今,肆虐目标国各地的疫情表明:枪已制成。

  如今,毗邻目标国的高等级实验室的炼“弹”,已经启动。

  2019年7月5日,加拿大情报部门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埃博拉病毒研究学者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等一行人带离加拿大4P生物实验室—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后神秘失踪....

  美加日三国轴心渐成,亮刃东亚,意欲何为?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