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种族歧视"和"枪击暴力"不稀奇,但是特朗普把两大问题结合,成为美国的死结

2019-08-0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鲁晓芙    阅读:

他千里迢迢开车10小时,来到一座毗邻美国与墨西哥边界的城市,只有一个目的:尽可能杀害当地的西语裔。他杀了22个人。 他高中时把自己要杀害、要强奸的人列成名单,被学校暂时休学,被警方调查,但他还是可以买到合法的枪械。他杀了9个人。 ▲2019年8月5日,

  他千里迢迢开车10小时,来到一座毗邻美国与墨西哥边界的城市,只有一个目的:尽可能杀害当地的西语裔。他杀了22个人。

  他高中时把自己要杀害、要强奸的人列成名单,被学校暂时休学,被警方调查,但他还是可以买到合法的枪械。他杀了9个人。

2019年8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连续枪击惨案发表谈话

  ▲2019年8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对连续枪击惨案发表谈话

  两个看似寻常的美国白人青年

  不到24小时,从德州到俄亥俄州,连续爆发两桩大规模枪击案,前者22死24伤,后者9死27伤;就连在类似案件频频发生的美国,仍显得骇人听闻,代表美国这个社会显然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两案的两名凶嫌,不是特朗普政府最歧视排斥的穆斯林或者移民或者黑人,不是来自外国的恐怖分子;两人都是美国土生土长的白人男性青年,都受过大学教育,人生际遇看似寻常,却突然断裂爆发,夺走数十人性命、重创几十个家庭。

美国频频发生大规模枪击惨案,一般民众只能自求多福

  ▲美国频频发生大规模枪击惨案,一般民众只能自求多福

  种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特朗普支持者

  德州案凶嫌作案前,透过网络发布4页“宣言”,毫无疑问是个旗帜鲜明的种族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充分领会特朗普对“西语裔移民大举入侵美国”的严峻警告,一路从德州东部开车到西部,只为了找一个让他可以杀害最多西语裔的地方。

  特朗普从2015年6月宣布参选总统开始,就以强烈的反移民立场独树一帜,辅以仇视穆斯林、反全球化、反政治正确、反体制、反精英的民粹情绪,迅速赢得白人右派选民热烈支持,白人至上主义团体效忠。上台之后,他的种族歧视心态,更是流露无遗;效应之一就是,针对少数族群(黑人、犹太人、西语裔)的攻击事件,此起彼落。

  特朗普说,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其实根本没有资格选总统,墨西哥移民充斥着强奸犯,墨西哥裔法官无法公正判案,新纳粹组织有不少“很好的人”,中美洲穷国与非洲国家有如“粪坑”,胆敢批判他的在野党少数族裔女国会议员,应该“滚回她们的国家”──尽管她们都是美国公民。

2019年8月3日,美国德州帕索枪击案,造成惨重死伤

  ▲2019年8月3日,美国德州帕索枪击案,造成惨重死伤

  美国全国步枪协会代言人: 特朗普 附随组织: 共和党

  俄亥俄州案嫌疑犯当场遭警方击毙,也没有留下多少数位足迹,大开杀戒的动机可能永远成谜,目前看来可能与人格偏差甚至精神疾病较有关联。

  问题是,此人在高中就流露反社会倾向,曾经拟了一份“杀人名单”与一份“强暴名单”,被学校暂时休学,被警方调查。然而几年之后,他仍然可以合法购买威力强大的突击步枪与高容量弹匣。

  这问题在美国当然不是第一次曝光,一场接一场惨剧之后,面对一具一具冰冷的尸体,从民间团体到国会议员提出各种加强枪枝管制(是加强管制,不是禁止)的方案,然而全国步枪协会(NRA)及其支持组织共和党,总是有办法拒绝任何具实质意义的修法工作。推动枪枝管制,奥巴马8年任内已是举步维艰,全国步枪协会NRA的代言人特朗普上台后,更是原地踏步。

2019年8月4日,俄亥俄州代顿4日发生枪击案

  ▲2019年8月4日,俄亥俄州代顿4日发生枪击案

  无论枪击惨案死多少人,无论死者是学童还是退休老人,特朗普与NRA步枪协会总是能以不变应万变,强调“杀人的是人不是枪”;“以暴制暴”才是王道;想阻止坏人开枪,就要让好人拿枪;因此学校老师应该带枪、教堂牧师应该带枪、公共场所警卫应该带枪;主张加强管制的人,都是自由派野心分子。拥枪权与枪枝工厂的利润,神圣不可侵犯,但人命贱如蝼蚁。

2019年8月3日,美国德州帕索枪击案

  ▲2019年8月3日,美国德州帕索枪击案

  想像自己开枪杀人的美国总统

  枪声过后,8月5日,特朗普发表电视演说,声称他要谴责“种族主义、顽固偏见与白人至上主义”,然而这些都是他赖以煽动支持者、追求政治利益的伎俩;他声称要整治暴力电子游戏、精神疾病,但绝口不提加强枪枝管制,因为“扣下扳机的是仇恨与精神疾病,不是枪枝本身。”果然是一位非常认真负责的NRA步枪协会代言人。

  特朗普历来对美国“枪击案”最精辟的发言,其实是2016年1月23日在爱荷华州,他宣告美国社会:“我就算站在纽约第五大道中央开枪杀人,选民还是会挺我。”

  种族主义与枪枝泛滥,是美国社会的癌症;更可怕的是,今日的病灶就在白宫,罪魁祸首就在总统。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