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清单的日子到了,这是一次很好的开始!

2019-08-1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尹国明

香港一些人低估了8月7日在深圳召开的香港局势座谈会召开的意义, 也低估了ZY对于解决香港现时问题的决心和办法。 既然ZY已经认定反修例事件已经变质,认为一些势力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联办,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严

  香港一些人低估了8月7日在深圳召开的香港局势座谈会召开的意义, 也低估了ZY对于解决香港现时问题的决心和办法。

  既然ZY已经认定反修例事件已经变质,认为一些势力鼓吹“港独”,喊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包围和冲击中联办,肆意侮辱国旗、国徽和区徽,严重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并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

  既然ZY认为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当前最急迫和压倒一切的任务,就是止暴制乱,恢复秩序,共同守护我们的家园,阻止香港滑向沉沦的深渊。

  既然ZY已经亮明态度,把现在这场斗争提升到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的高度,而且特别强调“已经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既然ZY认为,香港局势要出现转机,不能靠向反对派妥协退让,也不要指望中央会在原则问题上让步。

  那中央就绝对不会只有态度,而没有行动。

  果然,距离香港局势座谈会才过去两天,解决香港问题的重拳开始打出。

  首先,引起社会最广泛关注的是国家民航局对国泰航空发出重大航空安全风险警示,这一拳打得准又打得狠。

  为什么国泰航空先成为目标呢?因为这家公司明明在大陆有重大的商业利益却又在香港近期发生的反中乱港的事件中态度最积极,姿势最醒目。

  国泰航空的实际控制人是英国太古集团有限公司(John Swire & SonsLtd.),后者是一家英国公司。

  其实早在这次香港反修例引发的系列事件之前,国泰航空就多次发生过歧视大陆乘客的事件。国泰航空的空姐可以为洋人提供无微不至的微笑服务,国泰航空的空乘人员可以为台湾乘客携带的大闸蟹入境提供寻找餐厅帮忙料理,但对于说普通话的大陆乘客,那就是另外一副“高冷”嘴脸了。很多乘客反映过,香港的空乘听到普通话后,面部立刻会写上“嫌弃”二字。所以有人总结说,在香港空乘的眼里,说英语的是爹,说粤语的是客,说普通话的低人一等。

  这家公司还出现过空姐拒挂中文胸牌的事件。

  海外网最近发文揭露国泰航空支持港独的四宗罪:

  国泰航空的员工以空服工会名义组织7.26香港国际机场举行反修例集会,在反中乱港分子8月5日发起的所谓“三罢”行动中,国泰航空/国泰港龙航空的取消班机便有约140班,国泰航空旗下逾3000员工参与罢工。

  国泰航空有一个副机长参与暴力活动被控暴动罪,却未被国泰航空公司停止飞行活动。这不仅足以表明这家公司支持反中乱港分子的态度,而且,也是对乘客生命安全的极端不负责任。

  这家公司还发生过恶意泄露航班乘客信息的严重事情,最近的一次更是和港毒势力直接相关,其工作人员故意泄露香港警方足球队到成都参赛人员的航班信息,并给这些警察打上“黑警”标签,号召群组人员“拦截他们”。

  更令人不能容忍的事,国泰航空的机载娱乐系统内公然认可“台独”、“港独”。 8月7日,有网友乘坐国泰航空的CX831航班由纽约飞往至香港,在社交网络晒出了几张在飞机上拍摄的机载娱乐系统中城市介绍图。其中,“Beijing,China(北京,中国)”的标注是由城市加国家组合形式排列,而涉及香港和台北的写法,分别为“Hong Kong,Hong Kong(香港,香港)”和“Taipei,Taiwan(台北,台湾)”。

  这些事情发生后,虽然国泰航空多次为自己辩解说,这是员工的自发行为,但综合这家公司的一贯表现,毫无疑问这是一家令人忍无可忍,已无需再忍的立场和态度有严重问题的企业。

  既然自己这么作,也就不要怪国家民航局对其出手,国家民航局这次的几招,处处击中要害:

  一是要求其“自2019年7月10日零时起,对所有参与和支持非法游行示威、暴力冲击活动以及有过国际行为的人员,立即停止其执飞内地航班或执行与内地航空运输活动相关的一切职务活动”。这一要求让国泰航空无法继续以员工个人名义为自己的漠视和纵容辩解。这家公司一边享受大陆商业利益,一边事实上纵容和支持港独员工,已经不可能继续了。参与港毒事件的员工,要么国泰航空愿意养着他们光吃饭不干活,要么就对这些员工采取措施。失业是这些员工的最好归宿。

  因为民用航空局重大风险警示的第二条已经基本封死了国泰航空给这部分员工提供转岗安排的空间。第二条的内容是这么写的:“自2019年8月11日零时起,向其在内地的运行合格审定机构报送所有飞往内地和飞越内地领空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未经审核通过,不予接收该航班”。显然,不仅仅是飞往内地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要经过审核,凡是经过大陆直接管制的领空的所有航班的机组人员身份信息,都在内地审定机构的审核范围之内。

  看看香港周边的领空,如果想绕开大陆直接管制的空域,国泰航空恐怕只能选择安静的做一家香港本市的航空公司,转进成为香港地面交通工具的竞争对手了。

  反中乱港分子为什么肆无忌惮,是因为他们觉得支持反中乱港,个人也没有实际损失,相反可能还能从中获利,不是已经有人揭露参与反中乱港行为有钱拿吗?

  为什么一些企业对自己支持和参与反中乱港行动的员工言行采取沉默而实际是纵容和鼓励的态度,同样是因为他们觉得支持反中乱港,没有经济利益的损失,照样可以分享大陆经济发展的成果。

  现在好了,我们就看看这些资本在反中乱港的情怀和现实经济利益面前,选择哪一个?

  打击反中乱港分子,最致命的一招就是打击他们的经济利益,让他们非但无法从反中乱港的言行中获利,而且要因此承受严重代价。

  为什么一段时间内,香港的反中乱港分子如此肆无忌惮,就在于这方面我们做的很不够。反中乱港分子也是要吃饭的,而且,他们是高度利益化的,如果没有自己所在企业和一些资本从里到外的纵容和支持,是不可能持续的。

  国家民航局这一次出手,具有极强的示范作用。那些采取或明或暗的手段支持反中乱港的企业,应该感受到了和以往不一样的气息。他们之前已经习惯于把中央的克制当成软弱,现在内心忐忑的又会是谁?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现在改悔也来得及,继续错误立场,那就做好心理准备吧,国泰航空的下场在等着它。

  国家民航局这次也同时给一些香港势力上了一课,到底是香港离不开大陆,还是大陆离不开香港?在香港这些势力已经充分的以自己的行动给大陆公众当了反面教材之后,在他们一再阻挡在香港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的情况下,大陆也确实应该以实际行动,换一种方式给香港一些人补补爱国主义教育课。

  而且,这仅仅是开始。

  一些香港势力应该认真学习一下香港局势座谈会转达的ZY精神,除了前面列明的,还特别有必要理解下面这条:

  目前香港局势已经到了危急的时刻,我们每个人都面临着重要选择:是捍卫“一国两制”,还是纵容一些人摧毁“一国两制”;是守护香港,还是眼睁睁地看着香港沉沦;是高举法治和正义的旗帜,还是向暴力和邪恶屈服。

  这些话态度鲜明,措辞严厉,既是说给香港各方势力中的个人听的,也当然是说给在港的企业和组织听的。

  ZY对事件既然对事件和事件背后的势力已经进行定性,那么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就是首要问题了。

  是选择跟中央站在一起,还是选择和反中乱港分子及背后势力站在一起?这是一道不能回避的选择题。

  对于香港的企业和其他组织来说,在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上,已经没有模糊空间。

  正是在这个座谈会之后,香港工商界发表联合声明,呼吁社会各界能摒除成见,在这个艰难时期能够团结一致,为香港的真正福祉着想,停止一切违法暴力行为,让社会尽快恢复正常运作,携手聚焦经济民生发展。

  参与联署的包括:香港中华总商会、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香港工业总会、香港地产建设商会、香港中华出入口商会、香港中国企业协会、香港中小型企业总商会、全港各区工商联、香港各界商会联席会议联合召集人。

  香港大地产商看来也比较聪明的。十几家地产商通过香港地产建设商会的联合声明总算姗姗来迟,对日益升级的暴力作出强烈谴责。虽然这个只是对暴力说不的声明,没有对反中乱港分子挑战“一国两制”的行为进行否定性评价,但这个声明有总比没有强。

  当然, 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大公报前两天有一篇社评《不在沉默中爆发 就在沉默中灭亡》发出灵魂一问:

  过去两个月来,谴责暴徒的仍然是少数,表态反对暴力的立场仍然不多,支持警方全力执法的声音也未能凸显出来。更有甚者,一些过去在香港拥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过去一直在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过程中获得巨大政治及经济利益的大资本家们,仍然保持令人不解的“默然”。

  是他们看不到香港文汇报社评指出的系列事实吗?

  从六月九日开始的大规模示威,到七月一日的极度暴力与占领立法会,乃至七月二十一日包围中联办污损国徽、八月三日及五日两度污辱国旗,一步步进逼,事件的本质已经极其清晰。眼下的这场前所未有的暴乱,绝非什么“政见分歧”,更不是什么“争取自由”,其打出的“光复香港,时代革命”口号以及到处可见的美英国旗都在说明,这是一场挑战国家主权底线、彻头彻尾的“颜色革命”,是暴力颠覆政权的分裂活动。

  当然不是。这些人掌握着香港的经济命脉,都有通畅的消息渠道和信息收集分析能力了解香港的一举一动,他们彼时的沉默,当然也是一种态度。

  反正,先前香港的大地产商,我只看到过霍启刚公开的对反中乱港表态说不。

  凡是颜色革命,虽然外部势力进行支持和干预是重要原因,但是内因是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外因只是起到第二位的作用。

  现在很多人都明白,香港社会的病根就在于大资本垄断了香港的资源和财富,两极分化加剧,阶级固化严重,让经济窒息,使得底层人处于绝望的生存状态。大资本拿走了多数利益,把矛盾激化的成本留给香港全体成员承担。这些大资本是香港媒体的衣食父母,如果他们态度鲜明的站在国家一边,香港一些媒体也不敢如此无所顾忌的把社会不满情绪转移给“一国两制”和中央。

  而且,政治运动,深层次的原因都是经济利益的诉求,香港也不例外。香港以大地产商为代表的的大资本,既然是香港社会贫富加剧、地层生存困难、社会矛盾激化的主要原因,而香港的多次重大政治行动,均没有以地产商等大资本作为目标,这就是很不合常理之处,这是有人在刻意的通过媒体等手段转移矛盾的结果。反中乱港分子刻意回避对香港地产商等大资本的经济诉求,其中必有蹊跷。

  蹊跷的背后必然有内在逻辑。反正,我是一直有一个疑问,既然香港的资源和财富主要集中在这些人手里,如果他们站出来反对,那么这些规模巨大以反中乱港为目标的行动紧靠外部力量的支持如何能持续?

  有文章揭示,从香港第一任行政长官开始,凡是要应对香港高房价和解决住房难问题的,任内都发生过大规模的示威游行,都成为这些政治运动的目标。

  董建华八万五的建屋计划,每年兴建公营和私营住房不少于八万五千套,以保证十年内香港七成的家庭可以有自己的房屋。董建华任内爆发了反对《基本法》二十三条的大规模示威活动。

  梁振英在首份施政报告中宣布,将加大房屋的供应,从2018年起的五年内,至少供应100000套公屋,他也因此成为多数香港地产商的眼中钉。李嘉诚对他的不满,是公开的事实。在行政长官选举时,李嘉诚就公开表态支持对地产商友好的唐英年(Henry Tang)担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上任后半年,香港就爆发示威游行要求他下台。2013年,香港又爆发了“占中”运动。

  林郑月娥上任后,顶住压力,继续填海造地计划,2018年提出《明日香港大屿远景》,计划填海造地1700公顷,准备兴建26至40万套住宅,其中七成为公营房屋,可供70万到110万人居住。要求她下台,成为香港反对派的五项条件之一。

  香港是中国的香港,光想着从中国发展和崛起过程中获得了重大政治和经济利益,却又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保持令人不解的“默然”,这是不能允许的。

  这次对国泰航空出手,很多在香港的企业,会加速分化并表明立场,要么跟反中乱港势力进行切割,要么就要做好准备失去大陆市场的心理准备。

  针对内因出击,选择支持反中乱港势力的经济力量出手,杀一儆百,最大程度分化对手,这才是击中要害。

  这是开始行动的一次很好的开始。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