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奇死亡,遗体丢失器官,背后有非法买卖的黑手吗?

2019-08-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今日怡见

最近,在安徽蚌埠,53岁的李萍重伤住院,她的家属在被告知她已经脑死亡后,签下了器官捐献登记表。这本是件助人的好事,结果却发展成了一个离奇的案子...... 当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 她的肝肾器官立马被医院给摘除了,家属还获得了20万元的国家补助。 听说

  最近,在安徽蚌埠,53岁的李萍重伤住院,她的家属在被告知她已经脑死亡后,签下了器官捐献登记表。这本是件助人的好事,结果却发展成了一个离奇的案子......

  当李萍被宣布临床死亡后,她的肝肾器官立马被医院给摘除了,家属还获得了20万元的“国家补助”。

  听说有补助,李萍的儿子石祥林觉得不对劲,我国的公民器官捐赠体系是公开透明无偿的,由红十字会作为第三方参与,明明是爱心公益行为,哪里来的高额补偿款呢?

  于是,石祥林联系了红十字会,经过查询,他得知母亲李萍的器官并没有通过正规途径捐献,而是“医生的个人行为”。

  他再回头一看,当时自己也在住院,而表哥在医院为母亲签下的“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登记单位”和“编号”一栏都未填写,“印章”处也是空白,这居然是一张假登记表!

  假捐献登记表骗走了母亲的真器官,石祥林很愤怒,他四处奔走只为求一个真相。但在这时候,抢救过母亲的医院ICU主任杨素勋,竟然通过中间人给石祥林送了46万元“封口费”,还恐吓他。

  这笔“巨款”不仅没封住石祥林的口,还让他更加确信事情有猫腻,他说,“没有买卖的,几十万哪来的?

  经历了这些,石祥林甚至怀疑,他母亲当时是真的无法挽救吗?医务人员有没有为了取得器官而哄骗家属放弃治疗呢?

  当屋子里发现蟑螂时,往往不会只有这一只。除了还母亲一个公道,石祥林更希望的是,“对他们定罪,深挖背后的产业链。

  说实话,如果这种骇人听闻的骗取器官都不被重判,我国的器官捐献未来将陷入非常艰难的境地。

  因为这种非法摘取器官、诱骗家人签署捐赠协议的行为,会严重伤害医患之间的信任, 今后我们要怎么相信签字捐献遗体后,医生还会全力抢救呢?如果助人为乐和自己保命之间起了冲突,任谁都会选后者。

  如果再加上“捐献补偿”,事情就更复杂了, 我们要怎么相信自己病危的时候,家人一定会拒绝高额补偿,做出对抢救最有利的选择呢?这简直是情感和人性的终极拷问。

  更让人担心的是,如果非法买卖器官的产业链已经悄悄潜入了中国, 可能还有更多的李萍会出现,我们要如何去避免更多人受到伤害呢?

  目前,涉案的6名医护人员已被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 但这是不够的,根据法律规定,犯侮辱尸体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也就是说,顶格处罚才三年,震慑力度明显不足。

  但如果涉案医护人员以组织出卖人体器官定罪,将被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如果涉嫌买卖器官属实,这些医护人员很可能会按出卖人体器官罪重罚,也只有这样才能以儆效尤。

  目前在世界各地都有人体器官稀缺的问题,大量的患者找不到合适配型,一些地区就滋生了地下器官买卖的黑产业。

  去年12月,有一对英国夫妻前往加勒比的度假胜地蓬塔卡纳准备过圣诞,然而,快乐的旅行却成了两人的诀别。

  一天上午,妻子Lynne感觉腿脚无力,然后开始呕吐,丈夫把她抱到床上时,她已经不省人事了。

  于是丈夫立马叫了救护车,把妻子送到了当地的医疗中心,一进去医生就收了他们折合人民币1.4万元的检查费, 妻子Lynne已经54岁了,但是医生为她做的第一项检查竟然是怀孕了没......

  在排除怀孕可能之后,医生确诊Lynne患有阿米巴痢疾,并且从这个方向治疗。

  但是丈夫却觉得不对,根据生活经验和对妻子的观察,他怀疑妻子是感染了脑膜炎,可是医生忽略这种可能,并没有为她检查。

  眼看着妻子的病情快速恶化,丈夫心急如焚,在他的催促下,医院才Lynne检查重新检查,结果发现真的是脑膜炎。

  但是,当地医院根本没为Lynne提供有效的治疗,丈夫将她转去了首都的医院,但她依然没有好转,她身上开始出现紫红色的斑点,视觉衰退,只能辨认出明亮的灯光,也不认识自己的丈夫了......

  与病魔抗争一周后,Lynne不幸去世了,丈夫痛苦不已,对医院的治疗也感到非常不满。

  但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验尸官告诉丈夫,Lynne的遗体竟然少了一些器官,她的双眼、心脏、胃以及其他6件器官都不翼而飞了!

  Lynne没捐献器官,也从来没人和她丈夫说过摘除器官的事,病没治好不说,怎么人都残缺不全了呢?

  丈夫怒不可遏,执意要查清楚妻子的器官去哪了,他和医院争执不下,等了整整六个月,医院却突然说,妻子Lynne的器官找到了,马上运回英国。

  然而,丈夫更加疑惑了,他觉得这种“突然”也存在问题,也许寄回来的器官是冒充的,“几个月都不知道在哪,不可能一下子就找到那么多器官的。

  “我觉得那不是我老婆的器官。”

  也许,一开始的天价检查就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配型,毕竟加勒比存在着世界上臭名昭著的器官黑市, Lynne说不定已经被移植到了某个人的身上,被用来换取暴利。

  如今在世界上,这样骇人的事情并不罕见,美国加州大学医学人类学主任Scheper Hughes教授表示: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许多贫穷国家的医院。器官被取走的原因有很多,尸检变成了单纯的解剖,然后以多种原因保留器官出售给科学家进行临床研究或在黑市贩卖。

  一些不太安定的国家,非法贩卖器官的黑市极其猖獗,根据欧盟在2015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国际黑市上可移植的器官已经被明码标价出售了:

  肾脏约为10~20万美元,肝和肺为15万美元,单个眼角膜为9万美元,骨髓为16万美元,心脏为15万美元,胰脏为14万美元......

  这些价格对犯罪组织而言,意味着巨大的利润,意味着一个健康人的躯体价值上百万美金,也意味着,他们有铤而走险的动机。  

  真希望这些黑暗的事与我国的医生无关, 国人原本就在意“入土为安”,常年捐献器官供不应求,如果真的爆出勾结医生的地下贩卖产业链,对自愿捐献来说,将是沉重的打击,这可能影响到成千上万患者的未来。

  更重要的是,任何人都想在医院安心治疗,对医生放心,而不是战战兢兢,生怕有人趁自己生病就别有用心,生怕自己不小心在医院丢了性命。

  医生尽全力挽救患者的生命,这是职业底线,不容试探,希望个别走入邪道的医务工作者被严惩,希望黑产被彻底根除,人心经不起利益考验,那就不要给任何人接触黑色地带的机会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