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把子在别人手里,香港局势永无宁日!

2019-08-2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徐吉军

8月3日港独暴徒在海港城将国旗丢入海中,没几天,又丢一次。此举引发了中国人民的滔天怒火。港澳办要求香港警队和司法机构果断执法、严正司法,尽快将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国旗 五星红旗为什么这么红?是中华民族的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它!是1840年以来,所有

  8月3日港独暴徒在海港城将国旗丢入海中,没几天,又丢一次。此举引发了中国人民的滔天怒火。港澳办要求香港警队和司法机构果断执法、严正司法,尽快将违法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国旗

  五星红旗为什么这么红?是中华民族的烈士的鲜血染红了它!是1840年以来,所有为了反对中华民族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的鲜血染红了它!

  港独暴徒侮辱五星红旗,不只是侮辱今天所有的中国人,同时也是侮辱1840年以来所有心怀正义为国牺牲的所有烈士,更是侮辱了中华民族从古到今传承下来的不屈不挠奋战到底的凛然正气!

  士可杀而不可辱!是可忍孰不可忍?港独暴徒反复侮辱国旗,犯下的罪行,中国人民绝对无法容忍,更加不能原谅。

  无罪

  8月17日,香港警方以涉嫌串谋侮辱国旗罪拘捕4男1女,其中3名年龄在21至22岁之间的被捕男子已获准保释候查,一名22岁被捕男子已获无条件释放。

  7月14日晚袭击警察的廖伟濂、朱恩浩被保释,咬断港警手指的杜启华也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法庭。

  所谓保释,就是被放了,将来有可能继续追究责任,但肯定比当庭羁押要轻的多。2014年“占中”案外籍法官,对“占中”分子轻判的理由是,他们犯罪是出于良好的动机。而且,2014年占中以来,香港多位袭警暴徒在保释后逃离香港,在国外逍遥自在。显然,香港法院已经多次公然庇护纵容港独暴徒各种无法容忍的行径!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8月20日,港府计划对元朗白衣男儿反击港独暴徒的义举进行重新审视调查。

  行文至此,徐吉军(公众号:环球政经)忍不住哑然失笑,又百感交集。这就是香港,中国的领土,上演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一次次闹剧。难怪爱国的正义之士轻易不敢发声,难怪辱国叛族的逆贼猖狂叫板。因为尽管香港名为中国的领土,但衡量对与错是与非正与邪的司法天平却没有掌握在中国人民的手中。

  显然,香港法院的外籍法官正是香港一切乱象的核心枢纽。解铃还须系铃人,香港问题破局的钥匙就在香港法院的外籍法官身上。何时将这些外籍法官解雇甚至驱逐,香港何时才能恢复稳定。

  洋法官

  香港终审法院和高等法院的两个首席法官,“由在外国无居留权的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担任”,但其余法官,却可以是外国人担任。

  2016年,香港政府任命17人为2016年新一届香港终审法院的常任和非常任大法官,仅有两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外国籍或双重国籍。号称外籍法官可以保证香港司法制度的“独立”,事实上是摆脱《基本法》的独立,是摆脱中国人民对香港司法主权的独立。

  枪杆子

  1927年8月7日毛主席提出“枪杆子里出政权”的著名论断,强调全党要非常注意军事,须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正是这个论断,为中国革命的基本方式指明了正确的方向。中国共产党紧握为人民打仗的枪杆子,取得了一系列胜利,最终用人民的枪杆子,缔造了一个全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所谓马上打天下,不能马上治天下。解放军的主要任务是打仗、做群众工作和生产,但首要任务是对外,打胜仗!目前,香港局势中,完全能够做到对中央政府令行禁止如臂使指的唯一力量就是驻港部队,也就是枪杆子,但枪杆子不能轻易动用,一旦动用必然惊天动地。

  驻港部队隶属于中央军事委员会,主要依据《基本法》和《驻军法》进行调动,并不是任何情况下驻港部队都可以介入香港自治范围内的事务。《基本法》第十四条规定,驻港部队不干预香港特区的地方事务。同时也规定,香港特区政府在必要时,可向中央政府请求调动驻军协助维持社会治安和救助灾害。《基本法》第十八条还规定,如果香港发生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安全的动乱,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香港进入紧急状态时,中央政府发布命令可将有关全国性法律在香港实施。换句话说,中央必要时可调派解放军和武警部队遂行戒严等任务。

  基于以上的法律条文来看,由于驻港部队在通常状况下无法主动介入香港一般性事务,只有在局势相当恶化时才能出动。这一限制性前提,就给了敌人钻空子的机会。目前,操控香港局势的幕后黑手抓住这一限制性条件,一直控制香港局势在出动驻港部队的条件之下。敌人坚持的策略就是切香肠战术,也就是渐进战术或车轮战术,其精髓就是如果不能一次达到目标,就必须耐心地逐步接近它直到最终吃掉它。这种行动方式是由一连串夺取相对有限目标的作战所构成,也称为蚕食法。

  从这个角度来看,举国上下寄望于驻港部队一举定乾坤,恐怕是警告成分居多,要实现起来依然缺乏足够的充分条件进行支撑。从策略上评估,出动军队针对街头运动进行打击,也容易引发更大的矛盾和仇恨,后遗症很多,绝非上策。

  刀把子

  2015年01月20日,高层对政法工作做出重要指示,“培育造就一支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法律的政法队伍,确保刀把子牢牢掌握在党和人民手中。”

  所谓“刀把子”,就是维持国家正常运转的强力机关。这个说法最早见于毛主席时期。那时候强调刀把子是为了强调政法机关的阶级属性,是国之利器由谁掌握、向谁发力的问题。刀把子是国家强力部门,拥有限制人身自由、收缴个人财产的强制力,一旦落入别有用心的人手中,就会成为伤害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武器。

  显然,由于香港所谓的三权分立,尽管立法院和行政机关的主导权掌握在中国人手中,但司法权却受控于外籍法官,直白点说,香港的司法权掌握在英美手中!如此一来,相当于刀把子被中英美共同掌控。当然,这是英国百年殖民统治的后遗症,也是当年回归谈判的无奈的必要性妥协,历史无法改变,总有其形成的原因。

  香港高级法院、终审法院的法官,以及香港的律师队伍,时不时强调司法独立对香港的重要性,对保障香港一国两制地位的重要作用,就是因为司法权对香港社会的导向作用和威慑作用极大无比。

  所以,解决香港乱局的最佳策略,就是收回中国人民对香港的司法主权,将香港法院的外国法官统统换掉,非香港居民不可担任。尽管某些法律党鼓吹香港法官的专业水平要求极高,一般香港人达不到要求,但其实这种说法极其可笑滑稽。诺大的香港,怎么可能找不到香港居民可以担任法官呢!非不能也,实不为也!

  解决香港乱局,需要站在中华民族的全局高度,不能只依赖于香港本地。解决香港乱局,需要刚毅果决的勇气,如果幻想一点代价也不用付出,继续以拖待变,恐怕是下下之策。因为香港的教育体制一直推行反华教材,一年年培养下来的年轻人,都缺乏对中国现状和历史的了解,满脑子的敌视和误解。不改变香港的教育现状,那么未来就无法寄望于香港的年轻人热爱中国。千万不要低估教育和教材的重要作用,同样有参考意义的是台湾教材去中国化以来支持台独的年轻人的比例越来越高。在这个问题上,越是犹豫拖延,将来解决问题的代价越大。

  时不我待,当断则断!是时候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