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的“精神殖民地人”!

2019-11-3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申鹏    阅读:

像当年的英国、现在的美国,看起来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套标准,一套价值体系,一种流行文化。 全世界有他们的殖民地/军事基地,都有他们的传媒,都有他们的文化产品、娱乐节目,他们的语言是通用语言,高等教育、科研教材用的都是他们的文字,连评个什么

  像当年的英国、现在的美国,看起来不只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套标准,一套价值体系,一种流行文化。

  全世界有他们的殖民地/军事基地,都有他们的传媒,都有他们的文化产品、娱乐节目,他们的语言是通用语言,高等教育、科研教材用的都是他们的文字,连评个什么奖,都要在他们的体系下去评。

  我再举个例子,刘慈欣是个出色的中国科幻小说家,业内十几年前就是公认的,《三体》就是顶尖的科幻作品。但只有等到大刘拿到了“雨果奖”、“克拉克奖”,连奥巴马都成了他的书粉,这才算登堂入室,被普通人所知。难道没有西方人追捧,我们就要否认大刘的水平吗?

  当年中国的各种影帝影后,无论水平高低,总是要挤破头皮去好莱坞走一走红毯,哪怕是演个丑角配角反派,总算是能得到美国人的认可。

  中国的美食、商品、文化,总得美国人说好,那才叫好。中国的某些高校,为了刷西方价值体系下的世界排名,为了“国际化”指标,各种不切实际引进留学生,降低审核门槛,给与留学生过高的待遇。

  我们很多人现在依然有个毛病,做任何事情,都要得到白人世界的承认,被所谓的“国际社会”认可,才算理直气壮,才能安心

  我有时候批判媚外文化太狠了一点,很多“前辈”就忧心忡忡地告诫我:“平原你讲话不要这样粗暴,如果有人把你的文章翻译到外网,西方人就会更加不喜欢我们 ......”

  我们什么时候,要被“西方的看法”,逼得连实话都不敢说了?

  这就叫“殖民地思维 ”,“殖民地思维”在中国网络上,曾经是很流行的,当年很多知名学者,就曾叫嚣过:“中国就应该被殖民300年,才能进步”。当下,香港废青上街的时候,也有很多人举起英国国旗、美国国旗,更有极端分子大喊:“下辈子投胎, 我宁愿做英国狗拉的屎上的苍蝇,也不做中国人 ”。

  贱不贱呐?我们觉得贱,但他们觉得很时髦,很酷,很自由。

  这套逻辑是有市场的,我们抬头看城市里建筑物外墙上的大幅广告、淘宝的衣服品牌、各种商品的营销文案,铺天盖地都是西方男女的形象,仿佛我们中国女人不够美,中国男人不够帅一样,很多明明是国内自主生产的品牌,非要假装成来自美国、德国的企业,连公司名字,都弄个莫名其妙的洋文。

  很多曾有过“租界”的城市,被殖民过的城市,也一再被拿出来搞营销炒作,谣言横飞,比如说——青岛的城市建设好,是因为德国人建设过;哈尔滨漂亮,是因为日本人经营过,上海风情万种,是因为存在过“租界”,今年无印良品搞营销活动的时候,就堂而皇之拿“租界”来炒作,因为很多人吃这一套。一想到这里是租界,一想到这里曾经被殖民过,不是觉得屈辱,而是莫名感到高大上、有格调。

  在意识形态上,国内的事情,他们都希望得到西方舆论的支持,特别是美国舆论的支持,不然就会觉得“友邦惊诧”,一定反思是不是我做得不对?这种情结,在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地区,表现得尤为严重。一旦“洋大人”支持他们了,就会欢欣鼓舞,以为掌握了宇宙真理; 一旦洋大人反对我们了,立刻对国内的同胞暴跳如雷、横加指责。

  比如说,美国堂而皇之搞法案对香港问题指手画脚,干涉中国内政,很多香港废青居然感到欢欣鼓舞,认为“美国支持我们”,说明他们干的对,他们代表了“民主自由”。我想起来了,当年乌克兰反对派、叙利亚库尔德人,都觉得他们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美国是支持他们的。

  这种思想,在国内许多新闻工作者、律师、文科学者身上,体现的也是淋漓尽致,他们一生的努力,看起来是什么冠冕堂皇的“言论自由、司法独立”,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得到西方的承认,特别是得到美国的承认 ”。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那个“新闻工作室”的方可成,几乎每一篇报道,都是疯狂迎合西方价值体系,每一篇所谓的“访谈”,都是断章取义,站在美国人的立场上去看中国、看香港,比CNN还CNN。

  方可成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一种以西方“普世价值”为指导思想的价值导向。

  比如说,我们在新疆普及基础教育,发展职业教育,让更多人学习基础知识和职业技能,从而能够更好地提高生活水平。某些搞新闻的同志却觉得我们做得不对,因为美国不认可,因为美国觉得,这干扰了新疆的“原生态”。我可去TMD吧,我做什么,凭什么都需要美国认可?

  这叫蛮不讲理,这叫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他们经常拿唐朝举例,说我们要“开放”,不要闭关锁国,要多听人家的意见和看法,他们说“唐朝强大,就是因为开放”,其实这是倒因为果,唐朝不是因为开放而强大,而是因为强大而开放 ,贞观时期,就连极昼极夜之地的北方小国都不远万里来朝拜,并不只是因为唐太宗的包容和怀柔,更是因为太宗赫赫的武功和唐朝的强盛。我们并不排斥“开放”,当今的中国足够开放,但是我们绝不应该容许有人对我们的内政指手画脚,危害我们的国家,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

  

  我们要发展、要进步、要民主、要自由、要平等,都没有错,我们努力做自己就是了,何必在乎外人怎么看?甚至要在乎敌人怎么看?“敌人越是反对,越是证明我们做对了,我们的工作是有成效的”。比如说“民主”和“自由”,凭什么他们的民主自由就是民主自由?而社会主义的民主自由就不是民主自由?他们有什么资格垄断民主自由的解释权?

  有一些自由派的朋友说话毫无逻辑,经常问我:“如果你做得对,为什么美国会反对你呢 ?”似乎只有盖了美利坚的章,才叫“对”。在这种极端的价值体系下,我们无法讨论问题,他们号称追求“言论自由”,却剥夺了他人真正的“言论自由”,只允许他们价值观内的“言论自由”。

  他们号称是自由派,实际上却是“反动派”

  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谁最不希望中国崛起呢?

  就是那些“精神殖民地人 ”,包括自由派公知、某些新闻工作者、网络带路党、商业买办、移民中介.......当年,在中国还不够强大,经济上贫弱,科技上落后的时候,他们如鱼得水,一边鼓吹西方的优越性,一边从中牟利,那也是他们最得意的时候。

  他们不希望一个强大、统一、先进的中国出现,他们希望中国像当年的中华民国一样,四分五裂,经济落后,工业落后,沦为殖民地。只能做西方的原料产地、倾销市场、华工供应池、垃圾处理厂,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才能在给欧美当狗、当买办、当代理人,出卖国家利益的时候,分一点残羹冷炙。

  所以,当中国强大了,当中国的工业总产值是美国、德国、日本之和的时候,当西方不再代表着高端和先进的时候,他们不开心了,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他们担心再也没有狗骨头可叼了。

  确实如此,美国如今“民主基金会”的对外经费,也缩减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没那么多钱去支持“颜色革命”和“民主自由”了。

  因为他们也不傻,花钱养着这些公知带路党,结果他们鼓吹了二十年《中国崩溃论》,的没能忽悠到中国,倒把美国自己给误导了。无可奈何花落去,时代变了。

  不要看他们依旧凶猛,狗子饿死之前,也是要狂吠一两声的。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