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果然出手了……

2020-05-1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今天一大早,就看到了一则重磅新闻: 环球时报援引路透社、福克斯新闻的报道说:特朗普正在施压美国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要求其停止投资中国股市,将已投资中国股市的45亿美元资金撤出。 据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白宫国家经济

  今天一大早,就看到了一则重磅新闻:

  “环球时报”援引路透社、福克斯新闻的报道说:特朗普正在施压美国联邦退休储蓄投资委员会(FRTIB),要求其停止投资中国股市,将已投资中国股市的45亿美元资金撤出。   

  据称,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奥布莱恩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5月11日写信给美国劳工部长斯卡利亚,称白宫不希望将联邦雇员退休基金“节俭储蓄计划”(TSP)中的资金投资在中国股市上,因为投资中国股指基金“是有风险且不合理的”。信中还将“中国对新冠病毒疫情的处理方式”作为不应向中国公司投资的原因之一。

  根据公开资料,FRTIB管理着包括美国议员、白宫官员和军人在内的数百万联邦雇员近6000亿美元退休金。

  中美贸易战爆发后,美国方面一直有人想把FRTIB的投资问题当做一张牌,向中国施压。

  对于美国庞大的养老基金而言,一般普遍使用“主动投资”和“被动投资”两种方式。所谓“主动投资”,就是基金经理精选优质股票来投资,选股依据要么依靠自己的研究,或者购买的第三方报告。所谓“被动投资”,是根据类似明晟指数、富时指数,被动配置资产,主要买进入指数的企业股票。

  巴菲特就非常提倡被动投资,他一直建议普通投资者投资指数,认为华尔街的基金经理们收费太贵,而这些基金经理的收费依据就是——他们有主动投资的能力。

  巴菲特甚至跟一位资金管理公司的创始人打赌100万美元,以10年为期,让自己的被动投资战胜对方的主动投资。结果,巴菲特获得了胜利,证明了被动投资的价值。

  穆迪公司的一项研究显示,到2021年,美国的被动投资基金规模将超过主动投资基金。而截至2018年末,美国被动基金资产5.7万亿美元,主动基金管理资产7万亿美元。

  最近几年,明晟指数、富时指数都开始增加中国股市的权重。于是,包括FRTIB在内的大基金、大机构,都会被动配置中国股票,造成增量资金流入中国股市。

  特朗普团队的想法是:先从政府控制的基金入手,强制他们减少对中国股市、在美上市中概股的投资,甚至逐步禁止。然后,市场化的基金、盟友国家的各类基金跟上,逐步把中国排除在主流资本市场之外。

  这就是所谓的“资本脱钩”。

  美国的一些激进派官员,甚至还提出让中概股全面退出美国。除了中美是战略竞争对手之外,最近又抓住了“瑞幸咖啡”等几家中概股公司财务造假的把柄。

  而且美国也意识到:中国正在从“印钞票的时代”向“印股票的时代”切换,希望通过做大、做强资本市场来增加实体经济的竞争力。所以,美国在过去两年里一直致力于打击中国资本市场。

  “一通分析猛如虎,涨跌全看特朗普”。过去两年里,特朗普事实上成为A股最大的黑天鹅,很多次剧烈波动都是由他造成的。 这些波动虽然没有影响中国金融、资本市场改革开放的脚步,但却影响到了IPO的数量和金额。延缓了中国资本市场前进的速度。

  对于中美可能出现“资本脱钩”,中方不是完全没有准备。

  最近两年来,中国资本市场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变革,比如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推出“科创板”并试行注册制,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推行注册制,对新三板进行全面改革,港交所也进行了系列改革,并计划在澳门推出人民币计价的证券交易所。

  也就是说,中国希望通过“香港+上海+深圳+澳门+北京”的组合,不仅拓宽中国的资本市场跑道,也为中美资本脱钩做“最坏的打算”。

  假如中概股全面撤离美国,能提供比较理想“替代选项”的,主要是香港股市。而香港已经乱了将近一年,在背后支持的正是美国。

  对于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来说,已能感受到“黑云压城”的氛围。比较敏感的马云,早早部署阿里在香港做了第二上市。跟随其后准备在香港第二上市的,还有京东、网易。

  一场中概股的回归潮,即将掀起。香港第二上市是一个选项,直接回A股也是一个选项。

  如果不回来,一方面可能遭受歧视,面临更严格的市场监管;另一方面,一旦美国要求官方、民间的基金不配置中概股,其估值无疑会大幅下跌。而且美国人善于诉讼,可能还有千奇百怪的各种索赔等着你。

  式微,式微,胡不归?

  不过话说回来:中美资本脱钩一定会“进行到底”吗?一定会发展到中国企业全面从美国股市撤离,而美国资金一概不买中国公司的股票吗?

  其实也未必。美国也是走一步看一步。

  特朗普本身就非常善变,如果不能连任,美国政策更是存在千变万化的可能。当然,中国也有自己的变化,我们叫“深化改革开放”。

  现阶段,特朗普先让FRTIB抛售45亿美元的中国股票,本身就是一张牌。因为特朗普团队炒作“病毒来自中国,中国负有责任”已经很久,但不断被包括美国在内的专业人士打脸。

  特朗普团队先是扬言要使用“各种选项”来处罚中国,导致有主流媒体猜测会冻结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然后,特朗普又降调为“加征关税”。到了最近几天,中美都在做“关税排除”,都在减少对对方的征税。在这种时候,特朗普不能表现得太“软蛋”,必须要有一个替代品。

  于是,关税又变成了“资本脱钩”。听起来也很威,但只涉及45亿美元。

  然后呢?

  然后看民调情况。

  2020年对于特朗普来说,他只关心一个问题:如何利用中国话题,打败拜登。而且特朗普非常明白,在这个过程里,不能让美国经济受伤。

  至于中美的脱钩,是一个长线问题。即便要做,也不是10年能完成的。更何况,这个世界总在变化之中,很多戏剧性的变化或许距离我们只有几个月之遥。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