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湖南盛产"大头娃娃"奶粉?一条骇人听闻的作恶链条

2020-05-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未知    阅读:

这两天的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气得我浑身发抖。 涉事方已经被鞭尸很多次了,按理说不用我来发声。但是我发现很多专业的财经媒体,都漏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点 宜昌雅乐迪、永兴倍氨敏、郴州舒儿呔这些世面上害人不浅的假奶粉,穿透到背后都跟一个地方有关,湖南长

  这两天的郴州大头娃娃事件,气得我浑身发抖。

  涉事方已经被鞭尸很多次了,按理说不用我来发声。但是我发现很多专业的财经媒体,都漏了一个非常关键的点——

  宜昌“雅乐迪”、永兴“倍氨敏”、郴州“舒儿呔”……这些世面上害人不浅的“假奶粉”,穿透到背后都跟一个地方有关,湖南长沙。

  还记得12年前震惊海内外的三鹿奶粉事件吗?当时国家质检总局对全国109家婴幼儿奶粉生产企业紧急展开排查,有22家检出了添加工业原料三聚氰胺。

  其中有一家就位于长沙的食品制造高地——望城县(区)。这是整个湖南省当中,仅有的一家卷入了三聚氰胺丑闻的企业。

  当年那批毒奶粉已经烟消云散了,不过关于奶粉的作恶,仍以另外一种方式死灰复燃。

  望城区这里,聚集了全省乳制品行业90%的高级营销管理人才,形成了一只赫赫有名的”乳业湘军”。

  这支队伍为推动中国乳制品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经过我一番深扒,我发现这里头也有部分公司深度参与了所谓“特医奶粉”的生产销售。

  这是一条骇人听闻的作恶链条。其用心之险恶,令人发指。他们赚的每一块铜板,都沾满了中国宝宝的血。

  2000年,长沙的望城县成立了一个省级开发区,叫做湖南省高科技食品工业基地。

  如果说“高科技”是要给人一种窒息感,那么,在这里注册的湖南培益乳业有限公司确实做到了。

  2008年,国家质检总局检测出培益乳业旗下一批产品,每千克含有32mg三聚氰胺。吃这种奶粉的婴儿,会导致肾结石、大头症。

  这是当年那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当中,湖南省唯一一家被检测出三聚氰胺的企业。

  后来,这家公司改头换脸,以另外一个名字继续存在。不过,关于奶粉的“作恶”,并没有在这一片土地上彻底消失。

  经过多年奋斗,改名为国家级望城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工业基地,终于培育出了本土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澳优乳业。

  这是当地很骄傲的企业,以至于经开区官网都专门做了介绍:澳优乳业是国内婴幼儿配方奶粉的领军企业之一,并已成功走出国门,产品远销海内外。

  不过,这家公司也曾被爆出财务丑闻,首席运营官肖诗弧是其中一名核心人物。事情发生后,据传他离开了澳优。

  从天眼查的信息来看,肖诗弧现在是湖南唯乐可健康产业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

  作为此轮大头娃娃事件的“倍氨敏”出品方,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同样是在望城经济技术开发区。

  说到这里,我想先科普一下什么是特医奶粉。中国人的体质跟西方人不太一样。有的婴幼儿喝牛奶肠道就会受不了,发生湿疹、腹泻、便秘等。

  所以人类也开发出了特殊医学用途配方食品,针对消化吸收障碍等人群对营养素的特殊需要,进行专门加工。其中给婴幼儿吃的食品,俗称“特医奶粉”。

  儿童的健康成长,关系着一个民族的未来,丝毫马虎不得。所以欧美国家规定,必须在医院和药店里凭处方购买特医奶粉,缩小市场范围。

  中国则是各个渠道都有销售,包括网络和遍地可见的母婴店,这个就给固体饮料的冒充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不过,中国在生产端还是卡的很死的,采用了类似药品的管理制度。首先你要先向省级食药监部门申请审批,得到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通过后才能生产。最终拿到生产资格没有几家,都是我们听过的牌子,达能、雀巢、美赞臣、贝因美等。

  这是一个非常高毛利的行业。媒体报道说,一罐特医奶粉的利润大概120元,是普通奶粉的两倍。

  业内人士称,目前特医奶粉市场容量有二三十亿,随着女性生育年龄的不断提高,剖腹产、早产儿等比例也在大量增加,预计未来市场规模可达100亿元。

  相比茅台的市值,每年100亿元可能不算啥。但是你要知道,中国有近五分之一的A股上市公司,一年净利润不到1000万元。一个100亿元的市场,随便切块蛋糕就可以活得很滋润了。

  所以,那些进不去的资本也想到了一个烂招——用固体饮料以假乱真。这就是今天所有悲剧的来源。

  对于固体饮料,国家标准只有对蛋白质含量的要求,其他的什么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基本营养物质没有任何规定。

  但是大家看一下“倍氨敏”的包装:

  法国进口

  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

  DHA:ARA= 1 : 2

  膳食纤维GOS:FOS=9 : 1

  中碳链脂肪酸MCT

  作为一款饮料,敢情倍氨敏是按照顶级保健品的配置来要求自己啊,这种神乎其技的表演,也不知道是要给谁看。

  (真正的特医奶粉照片↓)

  真正的特医奶粉,上边是写“乳蛋白深度水解配方食品”,倍氨敏则给自己整一个“深度水解蛋白&无乳糖配方粉”。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敢情你卖个饮料,也要顺便羞辱一下老母亲们极其匮乏的生物知识是吧

  而且你还说自家“产品适宜人群为蛋白质、乳糖不耐受的特殊体质宝宝”,这又是几个意思?你真把自己当做特医奶粉啦?

  请不要忘记你的身份,是饮料!是饮料!

  是饮料就应该有饮料的样子。

  谁给了你们的勇气,一罐营养成分跟几斤大豆(同样富含蛋白质)相差不多的400克饮料,一罐就开价300块钱?

  按市场价值到底几斤几两,难道湖南唯乐可健康公司心里没个笔数吗?敢情你压缩成粉末,就变成神仙粉了?

  不管是包装,还是名称、价格,倍氨敏浑身上下充满了欺骗性。它一出生就带有这样的历史使命:忽悠老母亲们砸锅卖铁也要上。

  食品与营养信息交流中心科学技术部主任阮光峰接受采访时说,“倍氨敏”产品为蛋白质补充剂,可以作为普通食品食用但是不能给婴幼儿吃。婴幼儿应该吃专门的婴幼儿配方食品。

  如果把固体饮料当做唯一续命食物来源,会导致宝宝营养不良,出现佝偻病,会莫名其妙地拍打自己的脑袋。严重的还存在不同程度的脏器损伤。

  但是有一点,厂家比谁都清楚:固体饮料没有毒性,吃不死人。正是这个特性,让兜售假奶粉的厂家有恃无恐。

  当媒体义愤填膺地 找上们 来时,他们会扔出一叠叠权威的第三方检测报告,你看看,产品质量完全合格,没有任何问题。包括那个“固体饮料”的标签,我们也在外壳标注了。

  真是可恶至极。

  所有会留痕的地方,厂家都给你正规化。剩下的作恶地带,全部留在不容易保存证据的环节,比如说现场的导购。

  因为他们精明的很,没有一个正常的人,会在买东西的时候带上录音笔,并全程录音。即便出事了,也可以把问题推给店家说,是他们夸大宣传,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高手!真是高手!

  如果你不把这些东西做的跟真的特医奶粉一样,导购能得逞吗?这个,就是厂家令人发指的地方。

  当郴州的儿童家长去买特医奶粉,询问包装上的“固体饮料”时,店内导购人员根本就不会慌张,她们早已训练有素:

  “(固体饮料)这是牛奶的另外一个简称”

  “这个就是特殊奶粉来的”

  “孩子过敏体质就得喝这个奶粉”

  在整个作恶链条当中,母婴店是非常重要的一环。生产端早已备好了弹药,就等各位导购员上膛开枪,把子弹打到每一个无辜的家庭上。

  而且整一套销售话术,到底是谁开发出来的,而厂家又参与了多少,只有天晓得了。

  在长沙望城区,食品产业是第一大支柱产业。其规模以上工业,食品制造业产值182.80亿元,占比高达20.4%。

  据调查,目前全省乳制品行业90%的高级营销管理人才源自望城,全国乳品行业20%的销售人才来自湖南。

  在这只行业内著名的“乳业湘军”里头,有人就专门干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去年人民日报的两位记者根据湖北读者来信,辗转4省5市追踪“雅乐迪”假配方粉是怎样流进宜昌市场的。最后,矛头直指注册地同样位于长沙望城区高塘岭街道的湖南他普亚公司。

  这一家商贸企业,没有任何生产能力。为了在特医奶粉的巨额利润市场中分一杯羹,委托了千里之外的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贴牌生产固体饮料,自己则包揽产品包装、设计以及销售环节,并在全国多地发展代理商。

  看看下边这照片,是不是一股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青岛、潍坊、菏泽、淄博、武汉等地已经有不少宝宝中招。不过,这家公司极其狡猾,明明老巢就在长沙望城,但偏偏就是不在长沙生产或者销售。

  这种形式给监管带来不小困难,按照属地管理责任,长沙市场监管部门没法查处,只能等山东移交线索,配合协查。

  当然,还有更绝的呢!

  上边提到的这家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除了给别人代工之外,自己也生产“舒儿呔”固体饮料。

  然后还是乳业湘军参与了销售。长沙市雨花区的一家叫湖南博瑞药业的公司,“认为舒儿呔有合格的质量检验报告单,符合食品引进标准,遂将其引进”

  湖南博瑞药业找到郴州的一家经销商——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跟它签订了采购协议。把舒儿呔引进放在了郴州儿童医院便民药店和中心医院便民药店进行销售。

  据媒体报道,李女士的宝宝牛奶高度过敏。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儿童医院)医生陈雪梅遂给孩子开了处方。

  处方有几种治疗腹泻的药品,和一张抬头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筏”,落款“便民药房”的单子,单子里头有各种各样的舒儿呔“配方粉”,医生在其中一款产品上划线,并要求吃6个月后再复查。

  有医生特殊的身份做背书,家长当然只能任其宰割了,毫无招架之力。李女士跑到医院一楼的便民药房买了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为这些辣鸡食品,李女士4个月花了1.2万。

  事情曝光后,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给了一个非常牵强的解释。说是郴州经销商私自印制了这些处方笺放置于科室,相关医生未核实便签纸来源,便将舒儿呔推荐给患者。

  一句话,故意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故意的。 我们就“履职不力、工作失职”而已。最后的处理结果,无非就是两名涉事医生被先期停止执业一年。同时,关停便民药房。

  这样的处理结果,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

  经过之前的三聚氰胺、苏丹红、地沟油几件大案的“熏陶”,现在的不法分子都学聪明了,不生产销售直接损害健康的产品,这样就不会直接触及刑事责任。

  然后擦边球,走钢丝,卖“质量合格”产品。这样出了事情,就可以产品召回、赔点小钱了事,继续逍遥法外。

  当然,我没有否定长沙发展食品产业的意思。就像杭州的互联网金融一样,也出现了很多p2p骗子公司。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很正常。每个城市的都应该发展自己的比较优势产业。

  但是我们知道,三岁看大,六岁看老,每一个宝宝的起步期非常关键。如果智力受损,不就等于剥夺了一个孩子一生的前途和未来吗?这是极为残忍的事情。必须让那些不法分子,尝尝社会主义铁拳的厉害。

  2017年,中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758万,2018年出生1523万,2019年出生1465万。大家越来越不想生,新生儿数量日趋变少。等到这一代宝宝长大后,面对将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社会,每一个人的抚养压力会很大。

  未来已经够艰难了,现在刚一出生又迎来不可承受之重的暴击。

  饶过我们的孩子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