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大礼包意味着什么?

2020-10-1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顾子明    阅读:

前几天,一个读者问我,能不能一两句话就把新动能和新基建企业区分开,我第一反应是让他回去翻文章。 不过转念一想,本就应该有这么一个简单的定义。 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给出了我的答案: 新基建的竞争对手是同行,新动能的竞争对手是政府 。 进一步来说

  前几天,一个读者问我,能不能一两句话就把新动能和新基建企业区分开,我第一反应是让他回去翻文章。

  不过转念一想,本就应该有这么一个简单的定义。

  琢磨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给出了我的答案:

  “新基建的竞争对手是同行,新动能的竞争对手是政府 ”。

  进一步来说,当一个公司所在的领域面临多个强力的竞争对手时,那么他就要不断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以求在行业内取得相对优势。

  而拥有了效率和低成本优势之后,也就导致了社会劳动效率的不均衡,掌控这些高效领域的组织,也会自发形成符合自身的运行机制,对原有的社会机制造成冲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前者是基建,后者是动能,而每一次新基建效率大幅提升后,都会有新动能集团顺势而起。

  远的来看,历史上每一次生产力的大发展和工业革命,都会导致政治上层建筑的剧烈变化。

  近的来看,制造业高效的深圳,就在推动中央给予扩权式的改革,电商领域高效的杭州,也在推动中央金融领域的开放。

  因此,昨天深圳的大礼包,既可以大书特书,内核也并不复杂,那就是推动深圳的上层建筑符合现在的经济基础。

  同样的逻辑,也可以用在今天声势浩大的中国广电宣布成立。

  以其千亿注册资本跻身国内第四大运营商,号称打破过去十余年电信、移动、联通的垄断。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虽然有二股东阿里,但中国广电本身,跟央企市场化做的最好的电信三巨头竞争,哪怕再新,也是妥妥的基建。

  5G网络的建设需要百亿乃至千亿级的资金,而且在中国“提速降费”的宏观指导下,想要回收成本周期极长,更不要说面对其他几个市场化巨头,中国广电妥妥就是一个掉尾灯,阿里单纯从投资角度肯定是亏的。

  但是,对于麾下大量新动能产业的阿里来说,这种扶贫性质的投资又是必须投的,一方面,入股投资是推动政府上层建筑改革必须要支付的代价和交换,投了这笔钱会让其在广电领域的扩张顺风顺水。

  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降低成本,就像阿里要通过入股,维持快递四大“神通”的竞争提效那样,四大运营商之间的激烈竞争对于互联网巨头们来说必然是好事儿。

  所以,才有了阿里捏着鼻子斥资百亿成为了中国广电混改的二股东。

  同理,昨天成立的南水北调集团也有着相似的逻辑,直通京畿的中线和东线都快收尾了,现在剩的西线是一个没经济效益也没政治业绩的项目。

  但是,此次整合为集团公司,一方面能够大幅降低各机构之间的扯皮,而更重要的是,也意味着可以引入一些新动能巨头们参与混改,提供相应的转移支付。

  同理,今天腾讯麾下斗鱼和虎牙的合并,逻辑跟中国广电和南水北调也是相似的。

  随着抖音快手阿里B战先后杀入直播,让一度轻松赚大哥钱的直播行业迅速成为激烈的红海基建。尤其是各巨头将成本压低之后,纷纷发展出了直播带货以及品牌广告等模式,让腾讯系传统的打赏盈利机制成为了过去式。

  直播这个曾经附着于游戏基建之上的新动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变成新基建。

  对于游戏利润作为命根子的腾讯来说,作为股东,则需要推动斗鱼和虎牙这些基建来降低成本,停止相互之间的无序竞争,因此跟中央推动广电一张网的思路类似,直接推动两者合并以降低成本。

  只不过,这次掏钱当“冤大头”是腾讯......

  讲了这么多今天发生的事儿,我们再回到深圳的问题上。

  而无论是腾讯投资斗鱼虎牙,还是阿里投资中国广电,别看股票涨得不错,入股价格也不菲,但实际上,这都是亏惨的买卖,两匹马以远高于市场的价格买入了新基建资产。

  但是,未来这种冤大头式的投资并不会停止,别说那些基建类的项目,甚至像南水北调公益性项目未来也会拥有社会资本的争抢进入。

  这是因为这些新动能公司一方面要大规模的投资铺设新基建,另一方面也要为政府提供更适应的政策环境来买单(转移支付)。

  所就像杭州的蚂蚁金服打破管制,获批互联网独售基金的背后,是这些基金必须投向创新领域,维系新基建较高溢价的融资。

  权力和责任,自然都是相匹配的。

  而深圳此番获得从土地到资本再到劳动力,以及监管放权的众多超级权力背后,也是国家希望深圳作为先进制造业的龙头,能够在自身获得溢价的过程中,以较高的溢价进行并购重组和海外扩张,带动全国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链发展。

  所以,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价逻辑,全都变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